“最近在忙什么呢,肉团”阿杰盯着坐在对面埋头喝闷酒的肉团 -*uFus  
“恩,是啊。最近早出晚归的,经常夜不归宿”面条也在打着边鼓 QQK` k 9z  
“别提了,老郁闷了。还不是那个什么总公司招标弄的”肉团一口接一口喝着闷酒 Q^5s)dKF  
“哦,说来听听。最近我也有耳闻”阿杰来了兴趣“我们公司虽然也做PIC这块,但是不参与这样的局方招标,我也没经历过,来给哥说说” ]#I]Pv<S  
“呵呵,我也很好奇哦。虽然我们做的是上游产品,但是这个结果关系到我们后面的生意哦”面条也打着边鼓 s4)X#o|fu  
“有啥好说的,去年招标的事情你们都还有印象吧。”肉团放下了手中的酒瓶,因为酒瓶空了。 l#lcF%fmU  
“服务员,再来一打。”阿杰打着响指 qUo P!=V  
很快服务员送上来了一打啤酒 , bY+m_v  
“其实今年和去年条件差不多,但是今年的竞争那叫一个惨啊”肉团拿起一瓶,灌了一口 L|4ldu  
“我说兄弟,在惨和你没关系吧。你们老板的钱啊”面条劝着 dLO<g:[  
“MB,奖金是我的啊。我们奖金根据利润来的啊”肉团开始咆哮,恩,是的,咆哮 $Is4qD1  
“说重点,MB,是不是个男人。说话跟个女的一样,跑题做什么”阿杰有点不满意这个气氛了。也只有他镇的住肉团。 dg zp4$I  
“今年甲方预计入围比去年要增多。主要条件还是价格。目前打听到的行情已经有100多家去竞标。”肉团一边喝酒,一边说 <oF ?m^N  
“嘶……”面条和阿杰同时抽了一口冷气。 *Y`n ;NR  
“MB,这下要血流成河了”面条难得说粗口的人也忍不住了 >{V`Df|  
“哼!中国的无序竞争啊,究竟要毁多少个行业,才能让大家醒悟过来啊”阿杰有点无助了 (ak%'>Vp  
“目前价格已经降到去年的65%~75%了。按照我了解到的情况,有些公司报出去的价格是负利润”肉团继续说着 mbr]q;iX  
“哎”又是异口同声,阿杰和面条互看一眼,撞了一下瓶,狠狠的喝了一口。当放下瓶的时候,瓶中的酒已经少了一半 0*q_Fr.w6  
“这帮人也不怕被雷给P了”阿杰的公司也做这个产品,相对他能理解这个代表的是什么意义。 XBT2$  
“最低价多少”面条问着 rAs|dG+  
“裸奔,570,带票”肉团揉了揉脑袋。 l{M7pS0  
“看来我们也活不了多久了”面条自顾自的说。面条的公司在上游一点,属于给阿杰,肉团他们公司提供配套物料的公司,如果下游产品的价格垮掉,他们也会面临新一轮的竞底。 -^\LTz}Nw=  
“血洗光通信”阿杰,嘀咕了一声“然后呢?” X{K~"Y{1  
“今年线厂,机箱厂,缆厂,做器件的,没做器件的。只要有关系都去了”肉团也开始笑了。“真TM乱啊” !wh@nu_S{  
“你们托的什么关系”阿杰试着问了一句,按照往常这样的话是不可以问的,这个真的就是一个公司的核心机密了。但是阿杰知道,这个节骨眼上,关系也就不叫关系了。应该叫关节才对。 3n;,R`k HZ  
“哎,别提了,就TM这个事情揪心呢”肉团很悲愤的说“老板一开始在上面找人,结果别人一开口就晕菜了。" AYbJMWU&J  
“哦,多少”面条很吃惊。作为上游的他们很少直接接触这些幕后的事情 2PVZj:\*  
“别人都不和你提多少,直接问你准备卖多少,然后多少利润。想参股25% ,老板一听就吓跑了” zX.((/jH  
三人都不说话了,闷声喝着酒 Uj/s")xO  
“那后来呢,你们就放弃了”阿杰继续问着。如果放弃了就相当于完全没希望了 {s]-[R1ggt  
“后来老板打听到一个关系,他老婆的大学同学,有一个在做安利的妹妹的一个上游的老公也是弄这个,似乎说话还有点分量”肉团笑了 77Sh$cYpa  
说到这里其他两人也在苦笑,这都谁跟谁啊。做个生意做到这个份上了,也算是难为了。 yg>nw~O@  
“请那个做安利的大姐,吃了一个饭。买了5万块安利产品,TM,今年端午全公司人手一只安利牙膏和洗洁精”肉团继续着“我的粽子啊” Az!U$<v~  
“继续说,到了端午哥给你买粽子,想吃豆沙买豆沙,想吃肉就吃肉”阿杰有点不耐了 Q]Y.A  
“毛的继续,后面就是约了那个男的出来吃了个饭,具体后面怎么弄的,老板也没和我说”肉团还是很伤心的,估计是舍不得粽子吧。毕竟粽子变牙膏谁都有点接受不了。 :%l%<Oj  
“就到昨天,老板扔我一份文件,要我做标书。而且周一就要。昨天周五啊,我TM明天一天就要弄出来,怎么弄。”肉团声音越说越大了。 zzD^F\  
面条拍了拍他的肩膀。 8p1wd`H0|  
“哎,坎总是要迈过去的。按照易中天说的,人都是逼出来的。”面条慢条斯理的说着 x\|0x[$  
“易NMD的中天,那标书你是没看。光报价就有300多项。不同的尺寸,不同的封装,不同的接头,尾纤长度,MD,你逼一个出来我看看。”肉团似乎有点喝多了 XOFl&bu  
“恩,这么说,你明天要加班咯”阿杰拍了拍肉团 >""+.;y  
肉团点点头“明天做完,连夜赶往应天。” }L1j-qi,a  
阿杰,喝了口酒“任何事情在你做的时候,你都会觉得很麻烦,其实当事情结束后,你回头看也就那样了。不论这个事情成功与否,关键在于你有没有努力去做。虽然现在是一个不问过程,只求结果的社会,但是心态不要随着这些浮躁的气息摆动。这些浮躁的气息总有一天会安静下来。那个时候人们才会发现自己错的很离谱,因为过程和结果同样重要。” 4bC;c1)  
阿杰说罢拿起酒瓶碰了一下面条和肉团的酒瓶,然后一饮而尽。“祝你成功” vT*e] p  
面条也喝尽瓶中最后一滴“祝你成功,是的,过程和结果同样重要。” @[lm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