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2日星期日,阴,上个星期有两条和工会有关的新闻。先是魁省高等法院判决加拿大公共行业雇员工会301分部在一起集体诉讼案中败诉。60名蒙特利尔市民起诉这些工会工人在2004年12月,在大雪已经将整个城市变成一个大滑冰场的情况下,仅仅因为和市政府的矛盾就拒绝扫雪,导致许多市民在冰天雪地中出行受伤。另一条新闻是9月10日星期五,加拿大公共行业雇员工会375分部的850名蒙特利尔港口工人同资方代表达成临时劳动协议。新协议有效期四年,并追溯到2009年1月开始执行。协议内容除了涨工资,改善工作灵活性,还包括了自愿退休的选项。此前由于劳资冲突,这些工人在今年7月一度被雇主阻挡在港口以外。后来经过政府干涉,蒙特利尔港在瘫痪一个星期后终于恢复运作。 mqTnF e%  
工会在加拿大人的眼里似乎是一个负面的词汇。这一点从许多新闻网站上关于工会的新闻后面的评论,报纸的读者来信中可以清楚看到。比如CBC网站上面那条港口工人工会同资方达成协议的那条新闻后面就有读者这样写道,“在我有生之年我不相信他们能达成这样的协议。”在许多读者评论中,工会被描述成一个贪婪,自私的组织。对于我们这些新移民来说,一来加拿大,就经常可以看到,听到从事许多普通工作的工会工人可以拿令人想不到的薪水。比如有报纸报道公交车的司机年薪可以高过许多资深工程师。不仅工资高,工会工人们还经常罢工。笔者来蒙特利尔的这几年就经历过公交公司的长达一周的一次罢工。去年冬天渥太华公交工人的罢工甚至长达几个月。前不久最后被成功避免的建筑工人罢工事件中工人们提出的一个条件就是要求因天气导致的停工不能周末加班补回。所有这些都让那些手持高学历,却只能拿最低工资的新移民们感慨不已。列宁说过:“一个工人,无论走到世界哪一个角落,都可以凭借国际歌声熟悉的旋律为自己找到同志和战友。”一个新移民的工人在魁北克,在加拿大,还能找到他们的战友吗? (?0yXR~M  
是什么让一个原本为底层工人谋福利的工会组织成为西方社会的众矢之的?这是一个自从笔者来到魁北克就一直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毫无疑问,历史上工会在提高工人劳动待遇和生活水平方面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但是随着全球化的发展,西方工人的最大对手不再是资本家,而变成了第三世界国家工人,外来移民。工会工人已经成了某种程度上的既得利益者。在西方的现有选举体制下,拥有庞大选票资源的工会成为任何一个政党不敢得罪的力量。工会已经成为西方社会统治力量的一部分。这大概正是工会虽然形象差,但是却依然无可取代的原因吧。 _|>m   
上周五的本地英文公报一篇社论说,相比以往,工会已经有了进步。比如今年夏天,蒙特利尔的市政工人主动加班延长喷泉开放时间。这让笔者觉得有点悲哀。公众对工会的期待已经降到如此之低。这让我担心中国大陆刚刚兴起的独立工会是不是有一天也会发展到这个样子。显然这不是一个正确的方向。 c@2 Y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