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太阳太毒了,我去了一趟南京回来就成棕色人种了”肉团看了看两边的手臂 N Ndj4N*  
“其实你不晒也是棕色的”面条啜着面前的一杯柚子茶,心不在焉的回应着“南京收获如何,问题解决了么” , <GK4 5kx  
“哪有那么好解决,那帮孙子胃口大着呢!好不容易找到个机会,还不猛的下口。”肉团还是盯着自己的手臂 {9f8H,Wws  
“其实,你没必要这样做。直接找上面的领导不就好了。用的着费这么大的力气么!又不是没关系,没路子!”面条从杯子里捞起一个冰块放进嘴里,猛的咬碎。只听到,“嘎嘣,嘎嘣”一块冰块就吞了进去 e<m | ;  
“哎,正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肉团叹了一口气“你没见唐僧取经都到灵山了,还要被敲诈一下。灵山可是他自己的地头,他的后台是如来啊。不是一样” qa/?|4}  
“这些人就真的那么重要,上面说的话他们敢不听”面条直瞪瞪的看着肉团 = myn{Q  
“听,怎么不听。阳奉阴违知道是什么意思么!不好用,不能用,不会用。你能拿他如何!毕竟做事的是下面的人,领导不可能去第一线做事吧!”肉团很耐心的解释着 U[$:8#Ww  
“那你的意思是,凡是遇到这样的情况,都只能这样去解决咯。凡是遇到这样的人,我们只能妥协咯?”面条有点激动了 z##3.3  
“哟呵,两个凡是都出来了哈!”肉团打趣着“其实也不是每次都这样,因人而异吧。也有那种事事为对方着想,与人方便的人!这个世界坏人总是少数的!” I*7G~oVf  
“其实,这些人你也不能怪他们!他们也不是坏人。”肉团低着头,慢慢的说“这些人也是在遵循着规则,他不拿,其他人也不能拿。或许他不缺这些东西,但是无故的断了其他人的财路是会找人记恨的。在小公司还无所谓,在大公司会死的很惨的” wC HS|y  
“这个现象好像适用于整个现状。呵呵!”面条苦笑着 ?%F}f/yhQF  
“是的,这个就是规则。”肉团接着说“每个圈子都有自己的游戏规则,你不按照游戏规则来进行游戏,被淘汰的不是游戏,是你自己咯。什么不走寻常路,那都是SB。脑残!” .c.(Z9M  
“那就没办法了,只能按照这样做下去了,是么”面条很无奈 A")s9S$!Q  
“等你有能力做到制定规则,并让所有人都遵循你的规则进行游戏,那么就不用这么下去了”肉团看着面条,笑的很淫贱 H' DGM s#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卖概念,三流企业卖产品,四流企业卖劳动力,对么!?”面条很兴奋的看着肉团 y50.c 3z  
“没有四流的吧,我只听到三流就没有了”肉团有点疑惑 fVWggb-  
“有的,我们这个行业大多数都是第四流的”面条回应着 >%2~^d  
“好像有道理,呵呵!”肉团点点头“你要是做到一流企业的管理者,你就可以制定标准了,大家都得跟着你玩了。呵呵,努力吧!” @2QOm W6EA  
“是么,一流企业就够了么!或许吧……” N5{,<  
DmG]yx/7Y  
EW1 eVq6)  
1&R+z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