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自古以来都是封建集权制,所以虽然号称中央帝国,拥有强大的军事、政治、科技、文化力量,但是打着“自由、开放”标签的媒体,却从来没有出现过。自晚清国门被大炮轰开,媒体才开始在中国生根发芽。然而中国历朝历代一以贯之的集权主义,让媒体只能在夹缝中生存,苟延残喘。 dv".jAd}  
[/size] ^dIFJ";  
H.U0UT4#i_  
[size=3]本朝对于思想及言论的控制,更甚历代。朝廷攫取了中国绝大部分的资源,榨取了绝大部分人们辛勤劳动的果实,一跃膨胀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政府。中国政府股份有限公司的大大小小股东,隐藏在各类富豪榜的下面,成为中国事实上财富的所有者。在物质上获得空前满足后,股东们开始满足他们的变态需求,包括吃喝嫖赌,包括嚣张跋扈,草菅人命。几乎每天全国各地无数花季少女去青楼出卖肉体,善良百姓在马路被夺生命。
'Y!NQ6/|5  
[/size] O.Y?IJX ,  
\w[x?}N/  
[size=3]公、检、法、司,这些机构的存在,使命在于为老百姓讨回公道,维护社会正义,进而巩固政府的统治。然而从最近的仇子明案、肖传国案、李刚案、王鹏案等案件表明,四大机构已经成为权贵阶层欺压老百姓的工具,“警察”加上“城管”——职能等同于被我们嘲笑的古代的衙役——早已远远比不上衙役们的可爱。再大的法,也比不上权力。
U PN7Q|^  
[/size]  cs  1s  
,5O5DT  
[size=3]司法已经沦陷成为权贵阶层的看门狗。那么在中国,唯一能够为老百姓伸冤的权力机构就只剩下媒体了。曾几何时,媒体也曾大力的揭露社会黑暗,保护百姓利益。但很不幸的是,大众媒体具有天生的缺陷——他们全都归政府所有,私人不允许办——在权力的持续渗透下,媒体也慢慢的沦陷。
{a$p}TG  
[/size] 6C|Mjwk%  
]l4M59n  
[size=3]西安的官二代药家鑫在开雪佛兰克鲁兹小轿车(李启铭开迈腾轿车,是不是领导干部都这么有钱)撞上一农妇后,下车连捅八刀将其杀死,然后施施然开车走,第二天照常上课。如此目无法纪,嚣张至极,在被捕之后,媒体的报道竟然是“他痛苦悔过,一夜白头”我草你妈的媒体,你有没有一点科学常识?还有媒体报导说药家鑫“也许我心理有点儿扭曲了吧”给群众以“无罪”的强烈暗示。
J [, {"}U  
[/size] Fm*sZw#.  
Vz6]/0i&  
[size=3]今天(127日),新京报以长篇报导,记者通过采访,温馨的回忆了药家鑫“柔顺又倔强”、“普通而羞涩”、“和父母关系紧张”“和女朋友约会提前两小时出门”的一些生活细节,努力把药家鑫打造成了一个好孩子、一个普通的80后年轻人的形象。媒体记者选择性的忘记了药家鑫撞人、杀人时的冷酷和残忍,已经彻底沦陷成为了官富二代的宣传工具。
G*H=g30.  
[/size] R R1TYHiZ  
oW>L\3F  
[size=3]对于这篇报道,我是彻底的失去了涵养和理智,在公司里破口狂骂,发泄着对社会的不满。权力主导一切的中国,已经让整个社会严重的扭曲。每个官二代、富二代都被描绘成天上掉下来的天使,而我们这些屁民,永远都是“贱民”、“刁民”,懦弱者忍气吞声,不甘被强奸还不能叫床者,[font=宋体]如果强行要叫床,将在拘留所以及精神病院,度过余生。
[/font] {,~%j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