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1日,雪,同猎杀海豹一样,在魁北克,也这是一个老问题。随着一个由多名来自亚洲国家的反对石棉产品积极分子的游说团来到魁北克,这个问题又一次吸引了魁北克人的眼球。电视上,那名姓李的妇女用她的韩国英语控诉石棉产品的危害。电视下,左派的魁北克团结党要求立法禁止魁省的铀和石棉产品开采。 ?42"f|7:hK  
要经济发展还是健康?这是CBC关于此事报道的一则小标题。其实更准确地说,要魁北克的经济发展,还是要发展中国家人民的健康?这么说可能道德审判的意味太强。这个问题对于不同的人,其实一定还有不同的版本。外人其实很难真正理解魁北克在面对石棉这个问题的时候的两难处境。一方面石棉被欧盟等许多国家认为会危害健康,长期接触石棉制品会导致人患上肺癌等疾病。令一方面魁北克是世界上最主要的石棉矿所在地。石棉出口对于本地的经济发展具有重要作用。在魁省东南部的Estrie地区有一个小镇名字就叫石棉。当地的Jeffery 石棉矿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棉矿。后来的联邦总理特鲁多最早就是在1949年发生在这里的一次大罢工中崭露头角的。这一次这个亚洲游说团就是来游说魁省政府放弃为一个印度财团提供5800万加元贷款重开此矿的决定。据说这个项目可以为当地提供1400个直接和间接的工作机会。 wip&^t?  
参加这个亚洲游说团的成员中许多人自己或者直系亲属就是石棉产品的受害者。一位来自印度的成员说在他们国家许多建筑工人在完全没有劳动保护的情况下和石棉产品打交道,而印度就是魁北克石棉产品的重要出口市场。石棉在加拿大被禁止使用,为什么加拿大还要向其他国家出口石棉呢? Hk\d@p0v  
如果你是魁北克省长,你该如何对待这个问题?我想你恐怕一时也下不了决心。这不仅仅是因为石棉矿所在地是人口密集的地区,石棉出口每年为魁省贡献许多税收。可能你还同样会听到很多石棉产业支持着的观点。他们会告诉你,只要控制得当,石棉产品的利大于弊。世界上毕竟还有许多国家不禁止石棉制品。或者他们会说那些石棉的替代品在安全性上也并一定就没有问题。从经济角度来看石棉对于许多发展中国家来说仍然是合适的。 '$5 #  
西方的政治家不一定讲辩证法,但是凡事有好的一面就必定有坏的一面却是肯定的。CBC的网上有人留言说,这个世界上岂止只有石棉有问题。许多比石棉更有毒性的产品仍然在广泛进行贸易。阿尔伯塔的油砂开发同样损害环境。 cp \zT R  
轻易地指责别人容易。设身处地地替别人想问题却不容易。在我看来,这就是许多所谓的各种权利积极分子的通病。在他们看来,一件事往往不是白的就是黑的。在石棉这个问题上,我并不是想否认石棉的危害性。我不过想说,事情可能并非禁止生产出口那么简单。世界上没有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东西。水电开发被认为优于火电,但是同样会影响生态。核电开发会有辐射威胁。即便号称清洁能源的风电开发有噪声污染,太阳能发电所需的硅片生产同样有化学污染。再举个例子,我们今天广泛使用的移动通信网络让无线电波无所不在。在大学学微波的时候我就知道无线电波对于人体一定有影响。只不过没有人明确说出来,或者找到清晰的证据而已。为这件事,我曾问过蒙大工学院一位电子系教授,他的看法也是和我一样。但是面对这一切,我们都要反对吗?中国的传统说不能因噎废食,放在这里也是合适的。 `Zw+LJ  
所谓决策就是要权衡利弊。选举制度下,政府官员要应对各种民意代表,无论他们的意见正确还是偏执。这也是包括魁北克在内西方政府的一个特色。魁省经济部长Clement Gignac在接见这些积极分子时说魁省政府尚未最后决定是否会向Jeffery矿贷款。他们仍在等待地方政府的反馈。 ,'Tu 5L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