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3日星期四,阴,天气不冷,出去邮寄明信片临时决定走得更远一点,去城里的书店看看。 h@F%%Pl  
本来是想看看有没有下学期英语课指定的英语搭配辞典可以让我翻阅,但是这家位于Saint Catherine和Stanley交口的CHapter书店似乎没有字典卖。于是我就随便翻了一翻最近新出的一些书。相比几年前我逛这家书店的时候,这一次书店里和中国有关的书似乎更多了。东亚历史和社会方面的书除了一本是印度当代史,其他全部都是围绕中国的书。我在那翻阅的时候还听到有人专门来找中国当代史的书。在杂志那一边,无论是英语的还是法语的,关于中国的杂志都有好多本。最新一期的Wilson Quarterly和法国的Courrier International杂志整个杂志全都是中国的内容。还有一本由俄罗斯人编辑的英语的远东评论杂志,内容页主要是中国。当然还有中国自己出版的两本英语杂志(今日中国和中国新闻),也摆在显著的位置。 R<t@-+  
今天让我感兴趣的最重要一本书还是英国牛津大学的青年历史学者David PreistLand的The Red Flags,共产主义史。厚厚的一本书从法国大革命开始一直写到当前。把法国大革命当成共产主义史的一部分,有点新奇,其实也不太新奇。马克思主义三个起源和法国大革命其实也有扯不断的关系。 U y.F8  
我还没有一目十行读英文书的本事。为了能迅速把握这本书的主题思想,我翻到最后一页,看作者的总结。我记得作者这样写道,共产主义给当代留下的两大教训是,第一,一个教条主义的乌托邦能是什么样子。第二,社会不平等对于整个社会能有多大的危险。这一点在当前依然有意义。现在的世界大国们并没有从其中吸取什么教训。关于这本书,纽约时报有一个书评(http://www.nytimes.com/2009/12/09/books/09book.html?_r=1),不过这个书评作者对于共产主义更多的是否定的态度。但是他也不得不引用PriestLand提到的两个教训。 +gPqhgV%  
同样从这个书评,可以看到最近一两年还有另外两本关于共产主义史的书,同样都来自牛津的学者。西方学者似乎已经在为共产主义盖棺论定了。 b_: e%!lb  
今天从工商时报的社论中,我还注意到另外一本书。Paul Pierson 和Jacob S. Hacker的Winner-Take-All Politics: How Washington Made the Rich Richer--and Turned Its Back on the Middle Class (赢者通吃的政治,华盛顿如何拒绝中产阶级,让富者更富)。Paul Pierson现在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政治学教授,曾经在哈佛任教多年。Jacob Hacker则是耶鲁的政治学教授。如果我们将这本两位顶尖名校政治学者关于美国政治的最新分析对比上面那本书,是不是很有意思一件事。 -*4"^O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