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r  
星期日下午在Youtube上看冯小宁导演的新作“1894甲午大海战”,热泪盈眶之余也让我想了很多。特别是正在进行的伦敦奥运会,许多人质疑中国不需要那么多金牌,更不需要花那么多钱来争取这些金牌,中国人应该将争金牌的钱花到教育,花到大众体育上面。我不知道,民族英雄邓世昌的在天之灵,如果看到这些讨论,会怎么去想? XGg ldM[  
我想,在邓世昌那一代中国军人的心里,一定会将国家强大放到一个非常高的位置。他们毕生致力的都是这一点。奥运的奖牌,象征着中国的强盛,象征着中国人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他们一定会乐于见到中国有今天的兴旺发达。当然,我并不是说以上那些观点就是错的。我只是想说,检验一种看法,观点正确与否,一定要放到特定的历史环境中。诚然,中国需要更多的钱投入教育,更多的建设和开发大众体育设施,但这并不应该影响中国对于奥运奖牌的争取,特别是想到中华民族近百年来的惨痛历史。 M?"M?h*  
和平年代,体育大概比电影,流行音乐等具有更大的跨国影响力,因为体育是不受语言限制的。多年以前在美国的亚特兰大街头,笔者见到好多黑人向我大喊“YAO MING”,这不是体育的影响力是什么?当下的世界,中国的软实力远不如西方强国,在思想文化上差不多可以用全线溃败来形容,唯有中国的体育,中国在奥运会上的靓丽成绩,在向世界传播着中国积极的形象,中国积极的声音。很多人说,奥运的奖牌,获得光彩的仅仅是中国政府那些官员。这样的观点将普通的中国人同中国的官员,中国的政府对立起来。可是说这话的人忘了,奥运的奖牌,光照的还有邓世昌那样的甲午英灵,那些上诉到一千八百四十年在历次的反侵略战争中倒下的无数先烈们。 u#l0=kNJ  
奥运的奖牌同教育,同大众的体育不是对立的,相反,我认为是积极相关的。教育的目的不仅是提供知识,更是提供独立自由的精神,提供自立自强的信念。奥运的奖牌从广义上来说,不正是对民众这样的教育吗?这些奖牌给了亿万中国人最需要的民族自信心,教育他们不必盲从西方的一切,教育人民看到孕育在自身的力量。有什么样的教育比这样的教育更重要呢?同样,奥运的奖牌也会极大地激发起民众参与体育运动的热情。场地,器材的问题固然重要,精神的鼓舞难道不重要吗?刚刚富裕起来的许多中国人,现在正急不可耐地要迅速全面地同西方的生活方式接轨。他们恨不得中国立刻变成和西方一样的社会。中国过去的一切,只要和西方的不一致,便都有了问题。在我看来,这不是缺乏自信是什么?那些言必称希腊,口不离民主的人们,他们真的懂得民主自由的含义吗? )J \FT  
没有哪个国家不希望自己国家有更多的奖牌。没有哪个国家不尊重那些为自己国家带来荣誉的人。就在昨天,加拿大女运动员Rosannagh MacLennan在两名中国运动员的夹击中为加拿大赢得本届奥运第一枚金牌。我听CTV的解说员说,Rosannagh是从强大的中国队手中夺得这枚金牌,加拿大人深深为此骄傲。你听,只有你的强大才能赢得对手的尊重。也是本次奥运会上,CTV转播了一次又一次为美国人奏国歌,为法国人奏国歌,为英国人奏国歌,可至少我没有看到他们一次播放为中国人奏国歌。你看,在西方社会的眼里,中国真的强大了吗? r$fGt45?  
生活在幸福中的人们似乎很容易忘记过去的不幸。今天不知道还有多少中国人愿意想起过去那段任人宰割的历史,更不用说西方人。很多时候,人们乐于忘却历史的悲情,轻易地开始向前看。可是历史毕竟是历史,忘却了历史,你就无法真正理解今天,理解中国的奥运奖牌战略。 X)O"V  
这世界上一定不是只有中国人才有这样历史的悲情,我们生活的魁北克同样有很沉重的历史的悲情。这几年由于我的疏漏,忘记了帮太太的驾照每年缴费,结果那天在SAAQ,人家要求太太重新参加驾照考试。太太说她当时很气愤,她质疑凭什么要求我们看得懂驾照上用法语写的要求每年缴费的字样。太太说她很不喜欢这个地方,这里的法国人后代太爱他们的法语了,甚至到了不可理喻的程度。我想我能理解魁北克人对法语的热爱,对法语的坚持,虽然法语的问题让我和太太屡次找工都不顺利。甲午海战中邓世昌说,每次大海战都会影响两个国家的命运。200多年前,法国人在圣劳伦斯河上海战失利,导致最后丢掉了新法兰西。如果不是这段刻骨铭心的历史悲情,今天的法裔魁北克人怎么会如此坚持他们的法兰西传统? i~ /DeV  
魁北克人的历史悲情不免有矫枉过正的时候,中国今天的奥运战略大概也少不了这样的问题。可不管怎么说,你不正视这段历史悲情,你就无法理解今天的中国,同样你也无法理解今天的魁北克。 P+0{vWn  
Z8I#8)]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