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不幸地,我又经历了一次看急诊的经验。这一次不是在加拿大,而是在中国浙江的绍兴。正是因为这样的经历,让我对中加两国有了新的感受。 p@j~Rd;Em$  
为了酝酿这周文章的内容,我一边走路一边构思,不小心被路上的石阶绊了一下。倒霉的是这次接触地面的地方又是上次磕伤的地方。我感觉我上次侥幸被放回去的牙彻底掉了,又一次嘴唇上,嘴里面都是血,眼镜也碎了一片。也许当时天黑,周围没有行人,我这一次没有加拿大那样的好运气,没有人围上来关心我。我只好自己关心自己,好在绍兴第二人民医院就在不远的地方,我便“血淋淋”的自己走去医院了。和在加拿大的待遇完全不同,我甚至走进了医院,也没有任何人上来询问我是否需要帮助。我甚至坐在急诊外科的医生护士面前,也没有人来询问我要什么。还是我主动要求护士帮我清洁一下。一位小护士给我拿了点纱布,让我自己去水池子洗洗。我向她讲述我摔倒的经历,她一边听一边笑。这个时候外科医生走了过来,说我摔伤的地方在他负责的地方之外,让我去找牙科医生。可是去哪里找牙科医生呢?我问刚才那个护士,她看着我还是笑。记得上一次,在蒙特利尔总医院的两位牙科女医生也是笑吟吟地看着我。可是那一次她们的笑给了我很大的安慰,这一次绍兴医院的女护士的笑却让我感到心凉,因为这样的笑实在无法缓解我的无助。我想知道我的伤有多严重,想找个镜子看看。这位女护士给我的建议是让我自己走去洗手间查看。可能在她眼里,我的这点伤实在不算什么。后来我向另外一位女护士询问我是否又破相了。这次的回答比较靠谱。她说只不过因为我的鼻子下面有一个血块,看起来有点像日本人的小胡子,所以大家看见我都笑。我突然在想,我大概是遭了报应。因为两天前在苏州金鸡湖畔的一家会馆,朋友请我吃饭。吃饭的时候被灌了几杯酒,口不择言地发表了一番不合时宜的“亲日”言论。当时可能我声音比较大,服务员给我送来一杯蜂蜜水,还有一个纸条,提醒我少说话,多休息。比起那些因亲日而挨打的人,我这待遇不算差了。不过,苏州人放过了,绍兴的土地神却不放过我,还是把我那颗牙收回去了。 "Fi.W2@B,  
过了一会,另一位护士帮我把牙科医生叫了来。他帮我检查一下,很快就给我做了个小手术。其实我这次的伤势远不如上次严重,只不过掉了一块皮,还有上次掉下来又被放回去那颗牙又掉了。其实牙医本来就说那颗牙在松动,可能保不住了。这次只不过借助外力让它早日掉了下来。我是因为有了上次的经验,加上担心种牙的昂贵费用,才心里担心。这位医生的技术倒是不错,很麻利地帮我缝了几针。不过对于检查牙其他的事情就没有蒙特利尔那样,把牙科医生叫回来急诊,而是要求我明早再来。看来在中国内地,牙掉了,碰到牙医下班,就没有机会补回去了。我感觉中国的医生不那么尽责的地方还在于他甚至不带手套就把手指伸到我的嘴里。批评完了,中国的急诊也有好的地方,就是不用等多久。整个夜班急诊的医生不下五六位,外科,内科都有,医生处理的速度也很快。 &{|$Tw3 D  
还要提一句,医生开处方的时候,我担心会被给个天价处方,不断问这要多少钱,那要多少钱。好在中国的医生并不都像传说中那么黑。加上小手术,打破伤风针,一盒消炎药的费用,我一共花了260多人民币。 ]9Z(Iz|K  
晚上和太太通电话的时候。太太说我今年这么不顺,是不是因为流年不利,是不是因为不敬神明,她准备明天去天后宫替我烧香。上一次去急诊,太太一直守在身边,让我感觉非常心安。这一次太太远在千里之外的深圳。在急诊室等皮试结果的时候,我在反思我是不是又做错什么。 F*O-D~   
我开始说我这次摔伤有一些原因是因为当时在想这周文章的主题。要不是因为又去看急诊,我本来想出来的题目是“全国化和全球化”。为什么有这样的题目?来绍兴我本来是想找个地方好好尝一尝绍兴的地方菜。可是我在街上走了一个小时,不是看到重庆火锅,盱眙龙虾,北方水饺就是西餐咖啡,再不就是肯德基。我走到那著名的咸亨酒店,里面空无一位顾客,能吃的也只有花生米,茴香豆加上点豆干,而且小小一盘就要十元钱。如果我早一点看到绍兴地方菜的餐馆,也许就没有这血光之灾了。今天的中国,城市的特色越来越少,雷同的地方越来越多。如果连绍兴这样的江南小城都不能再找到乡土的东西,那也是一种悲哀。希望我这话不要再得罪绍兴的土地爷,让我明天顺利回到江苏去。 $.iV+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