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研究经济的。即便是走马观花,我也想能真正考察一下墨西哥的经济发展状况。先说坎昆,这里基本上是个国际化的城市,特别是那里的酒店区,我看和拉斯维加斯也不相上下。梅里达是尤坦卡州首府,除了主街两旁还有一些教堂,其余地方很难看见2层以上的楼房,而且街道特别窄。汽车穿梭其中,简直伸手可以进到人家家里。等到了Isamal,更是绝不见高楼。但是那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是开门开窗,我们从门窗望进去,可以看到屋子虽大,但是没有什么像样家电,电视机还基本都是老式14寸显像管的。在墨西哥街头,人们拿得手机智能手机还不是很多,多数是传统的小屏幕手机,而且有意思的是TCL生产的阿尔卡特品牌的手机竟然很多人用。我们去坎昆的超市观察过当地的物价,结果是大部分产品的价格和加拿大不相上下,只有一部分本地出产的食品价格相对低一些。饮食业的价格,最廉价的快餐一份25比索,和中国的情况也不相上下。我们还去加油站看过油价,每升合不到1加元。墨西哥本身是产油国,而且石油业控制在国有的墨西哥石油公司手里。这可能是油价便宜的原因。从坎昆到梅里达,没有铁路,一般都是靠大巴通行。我们看到有很多家大巴公司在市场上竞争,当然其中最出色的还是ADO公司,他们用的汽车都是奔驰公司出产的,乘坐很舒适。坎昆和梅里达之间的公路路况很好,但是公路没有封闭,有时还会遇到红绿灯。引起我兴趣的是双向四车道的公路两边都只有一条车道新铺了柏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要比较节省的原因。 k^~LPuq|  
尤坦卡半岛上的植被基本是灌木丛,我们很少看到成片的庄稼,公路两旁也很少见到村庄。即便在城市里也很少看到工业企业。为此我们很好奇当地人都在哪里,他们靠什么生活。坎昆的支柱产业显然是旅游业,但是这里的许多酒店,游乐场都是控制在外国人手里,美元和加元成为通用货币,我曾经问当地一家中餐馆的小伙子有没有公共海滩给当地人去游水。他的回答是没有,都是钻那些酒店的私家海滩的空子。在卡门海滩,我们见到酒店区的海滩清爽干净,非酒店区的就布满海草,附加也没有可供淋浴的地方。坎昆地区如织的国外游客,到底能否给当地的普通人带来实惠?我在网上Google墨西哥的经济发展情况,意外地发现墨西哥曾经长期执行国有经济为主的政策。虽然没有宣称社会主义国家,但是几十年一党执政的革命制度党却推出了免费教育,免费医疗的政策,1990年代以前电信,铁路,石油等许多大企业都控制在国家手中。1990年代后,新自由主义的经济学成为主流,墨西哥也开始大规模的私有化过程。到今天除了墨西哥石油还是国有,其他的国有企业基本都私有化了。去年12月新上任的墨西哥总统还宣称有意将墨西哥石油也私有化。如此大规模的私有化,特别是1994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的确为墨西哥经济带来强劲的发展动力。去年以来,更多人看好墨西哥作为一个新兴制造业大国的前景,墨西哥甚至有机会挑战中国的地位。多年以前我任职的美资公司就是把生产线转移到墨西哥而不是中国。不过,我也在网上看到另外一些说法。私有化的确带来了活力,但是也带来了两极分化。比如今天的世界首富就是墨西哥人卡洛斯•斯利姆。他的发达之路离不开当年对墨西哥电信的私有化。当然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墨西哥的工业日益控制在外国人手里。 &h8K>  
从乌斯马尔回来那一天,我同一位同车的曾在英国财政部工作过的英国游客讨论起国有企业的问题。我认为国企可以在国家工业化,现代化过程中发挥关键作用,墨西哥没有像样的高端工业是国企力量不足的原因。他让我看看法国国有化的问题,再看看瑞士的经济发展经验。那天讨论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墨西哥曾有国企独大的时候。现在回头去看,国企的效率低下也是不争的现实,如何在效率和公义之间,如何更好地通过国企促进国家的产业升级,落实政府的发展目标,看来墨西哥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研究范例。 h*SNyN]O!  
墨西哥的社会主义传统还有另外一个视角。现在使用的墨西哥比索500元钞票的正反面是一对夫妻画家。正面的迭戈•里韋拉是著名的壁画家,反面的弗里达卡罗是著名的超现实主义画家,他们都是著名的社会主义者,和托洛茨基一度关系密切。 | xq57v CJ  
另外一个有关墨西哥经济的问题是墨西哥为什么没有同美国加拿大一样发展起来。经济学上有种说法是西班牙殖民地的种植园经济不同于新英格兰地区的工商业经济,天主教的保守也难敌新教徒的自由。在梅里达附加至今还有许多当年的剑麻种植园(hacienda)可以参观。至于天主教教堂更是比比皆是,而且都在最好的地方。关于墨西哥经济的问题,还有许许多多可以探讨的问题。 WxE0") &~  
 Z &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