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GP(#u%  
在中国,我发现不同的地方菜肴的味道不同,人们吃饭的习惯也不一样。山西人爱吃酸,四川人爱吃辣,无锡人爱吃甜,广东人什么都喜欢吃!一个中国朋友曾经告诉我“中国文化就是吃的文化”。正因为如此,专业是东亚文化的我一到中国就开始学习怎样做中国菜。上个星期,我在上海参加了我的第五次烹饪课。这节课的学生都是外国人,其中两个是美国人,一个是荷兰人,还有我,加拿大人。虽然我们这些人做西餐都有一手,但说到中餐我们都知之甚少。那天我发现我的朋友说的话很对:如果你要了解中国,你就得好好学习中国人怎么吃和怎么做菜。 ^YXN)D{  
上课开始的时候,厨师首先给我们介绍菜品。我们学的第一个菜叫金银蛋米苋(编者按:俗称上汤苋菜,里面有皮蛋),广东人喜欢吃的菜之一。厨师知道我们西方人不习惯吃皮蛋,所以他先要让我们尝一尝。他把皮蛋切成小块,然后跟香油和酱油一起调味。我们那两个美国学生互相看了一下,然后都表示不愿意试。这让我就想起很多‘老外’不愿意吃一些“奇怪”的中国菜。在蒙特利尔,我每次去中餐厅都看到很多魁北克人点菜时从来只点炒面,猪肉炒米饭或者麻辣豆腐。在我看来,到一个地方就应该入乡随俗。我鼓起勇气吃了那些皮蛋,结果发现虽然皮蛋的味道有点怪,但也很好吃。 K' t&Eil  
接下来我们按照厨师的指导来做菜。煮苋菜的时候,那个荷兰人问:“可不可以把苋菜用别的蔬菜代替?”厨师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那时候我觉得厨师一定在想:“我的天!你们老外什么都不明白!”厨师最后终于回答她:“绝对不行!如果你把苋菜替代成别的蔬菜,那就不是金银蛋米苋了。”在我看来,那位厨师的回答可能表现出了中国和西方文化的一个非常显著的不同:西方人非常热衷于对传统文化的改进从而获得新的文化。而中国人认为遵循传统文化是最重要的,这样才能满足他们的期望。 >6]kn,  
我们学的第二道菜是‘八宝辣酱’。这个菜比较难做,据厨师说是烹饪学校的考试内容之一。我按着厨师的指导来做:“先把猪里脊,熟猪肚,鸡胸肉,鸭肫肝切成同样的大小”。听起来很简单,可是做起来却没有那么容易。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这道菜是厨师考试要考的。因为每一块都应该是完美的,一样的,如果有一块跟别的不一样,那这盘菜就不好看,就不算成功。我突然觉得这跟写汉字有一个相同点:如果你一个部分写得不好,别人可能就看不懂,每个部分都必须准确很重要。 &.' H`}5  
做中餐和西餐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在做中餐时你一定不能分心。可是在做西餐的时候,食物一进烤箱你就可以做别的事儿。有一个同学,对这一点非常不习惯。我们在用大火炒菜的时候,她却在查她的手机。厨师那时候有点儿生气,告诉她这样很不安全。等到我们把炒好的菜放在桌子上,又有一些同学抱怨说菜太多,一个人吃不了。我知道她们还没懂得中国人吃饭的风俗,便向她们解释在中国文化里,吃饭的时候你从来不是只为一个人做饭。中国人往往是亲人朋友一起吃一桌菜。当你为别人做饭的时候,代表你是在照顾他们,把菜放在桌子的中间,代表一个人愿意跟其他人共同分享。在加拿大和别的西方国家,大概因为家庭比较小,人也少,人们性格比较独立,生活比较注重隐私,所以我们都自己只吃自己盘子里的菜。说到西餐和中餐的区别,厨师还告诉我们,在就餐顺序上一般中国人喜欢先吃凉菜,然后吃热菜,最后喝汤。我告诉他,“如果中国人去西餐厅吃饭还是按这一套,他们就会碰到很多麻烦:我们一般先喝汤,然后吃主菜,吃沙拉,最后吃甜点。” AKjd   
下课以后别的同学离开后,我跟厨师又谈了谈。我希望他能明白虽然西方人就餐时不经常和人分享,但他们不一定不接受中国人的看法,不学习中国人的文化。厨师非常认可我的话。他相信今后中国人和外国人的联系和交流会越来越紧密:“放心吧,今后,外国人吃中餐不会只会点炒面,我们中国人去西餐厅的时候也不会只点意粉的!”他说。 v^}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