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的校园其实很漂亮,似乎是与世隔绝的地方:哪里都有很多树和花儿,真是一个安静与和平的环境。在北大,我每天都上四个小时的中文课。我的老师又热情又有人格魅力,他很关心我们班同的汉语水平。每个星期他让我们讨论关于不同的题目,一般跟中国文化有关。这个练习让我明白北大学生的行为,也帮助我了解一些原因解释为什么McGill大学的学生的行为会大相径庭。 {bWoR9p(  
c0z 6gV.  
=xNKAq,;@  
这个星期,老师让我们讨论中国父母培养孩子的方法。这次练习让我意识到很多加拿大和中国学生的想法的差异大概扎根于父母培养孩子方式的差异。西方父母一般尽早把孩子看待成平等的人。从很小的时候,西方父母不愿意喂孩子吃饭,孩子尚未成人,父母已经不愿意给他们钱买衣服和东西或给孩子钱让他们出去玩。西方父母一般觉得如果孩子从小得不到生活自理的机会,他的心理会受到强烈的压抑。剥夺孩子生活的自理,也就是剥夺了孩子的自主权,他的自信也就丧失殆尽。如果父母一再连哄带骗地照顾孩子,他们就会变成宠坏的成人。在社会上这所有的办法有可能会导致很多严重的问题,尤其很多年轻人从来有没有为了他们自己的理想努力。对大多数的西方父母来说,在培养孩子的方面,首要的是父母确定孩子有很强的自理的能力,否则孩子的自信很容易被压抑。从小被父母喂大的孩子,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事事等待别人的安排。从小自己吃饭的孩子,长大后,比较容易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怎么去安排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对父母来说这个办法也有好处:他们不必须要忙忙碌碌地陪孩子。 v`J?sd!Eq  
有一天,我跟一个刚认识的北大朋友在绕湖散步,他从来没有去过西方的国家,所以对加拿大年轻人的情况很好奇。我努力地尝试让他明白为什么西方父母不愿意一直给钱给孩子,为孩子买房子等等。他一听我说就感到伤心因为他觉得西方父母不愿意为了孩子努力或牺牲。在我朋友看来,西方社会的情况是难以理解的。所有培养孩子的办法不表示西方父母不在乎孩子,只表示加拿大的社会是个人主义安排的,社会更看重孩子的独立能力。我的朋友告诉我他生活的环境有着很大的差异。中国父母普遍认为在每个生命阶段都要陪孩子。作为回报,孩子一定要满足他们父母的要求否则根据中国社会上的道德孩子会被认为不孝。对我朋友来说,苦果就是毕业的时候,中国学生没有工作经历,从来没为自己的理想努力,也没有学会如何照顾自己。 ;)CQU;  
听他讲之后我回想起每天早上在食堂很多北大学生在我的旁边努力复习,学英语或预习功课。我问我的朋友:“在北大,学生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动机去努力学习来满足父母的要求呢?”他的回答就让我了解加拿大和中国学生的斗争有那些不一样的的地方:“你先告诉我,你们加拿大学生是怎么选择你们的理想呢?”加拿大学生在上大学的方面,最痛苦的就是找到合适的课程为了满足自己的要求也为了让自己的生活幸福,但是对中国学生来说,最痛苦的就是如何成功满足父母为了让整个家庭,包括自己一个人的生活幸福的愿望。 h+le<--  
在我看来,虽然加拿大培养孩子的办法在我们社会上很顺利,但是并不是最好的办法。即使西方年轻人懂得为什么他们的父母要这样做,偶尔我自己也会感到很孤独,常常希望父母一直在照看我。 |SQKl!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