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你有短消息!亲爱的,你有短消息!”短信的铃声将阿杰从睡梦中吵醒。床头的闹钟指向240。外面的天还是黑的。 fmL75UF  
短信上就一句话,“速来,老地方,喝酒三缺一”。发短信的人叫小素。 BMw   
半个小时后,阿杰来到了短信中所说的老地方——流年酒吧。这个酒吧似乎只在晚上12点以后营业,因为阿杰从来没在12点之前来过这里。 ~Pt_K^id  
进入酒吧以后,扫了一下各个卡座,马上就发现了吵醒他春梦的那个人。 ,!=K!_  
阿素,女,25岁。自由职业者。所谓的自由职业者就是无业人员,但是却有着相当的收入的一群人。 ''^uKq*  
还有两男的也和阿素坐在一起,看到阿杰进来了。赶忙招手示意。 }w9*H6<  
这两个男的,一个是肉团,另一个叫面条。这些个名字也是存在阿杰手机里的名字。 ]oV2/ 7w  
肉团长的倒是不胖,海拔178,体重也是178。标准体重,只不过传说这厮在两三年前体重是278,所以就叫了肉团,一直延续至今,别人也懒的喊真名,他自己也不在乎了。 $;,b ~  
面条倒是很瘦,真的很瘦,怎么吃都胖不起来。自称有一套让女人嫉妒的消化系统,其实了解他的都知道,他的胃在10岁的时候就拿掉了4/5.所以消化能力极差。 k"&^touN  
面条和肉团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然后两个人合租一套公寓。阿杰常常恶意的猜想,这两人之间是不是有着断背一样的山。 |Fdl+NBgq  
“说吧,这么晚把我从福田搞到蛇口。有什么急事。”阿杰的眼睛盯着阿素,嘴里不停片刻。“知不知道,吵醒别人睡觉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情,会掉小JJ的。” 0;=O{/jJ  
“我木有小JJ,我是女的。”阿素也盯着阿杰还击着 Tq_'6v*j  
“阿素,找到了一份正式工作了,下周一上班,今天不是周六嘛,就喊你出来庆祝一下。”面条打着圆场 e7lY*k"F+  
“你找到工作了,什么工作需要你晚上这么晚了才来通知我。”阿杰 ]4r96%hB  
“在酒吧里找到了一个驻唱,刚刚才面试完毕。我还没来得及离开酒吧就把你们Call来了”阿素无力的回应着,似乎她也感觉到吵醒别人的好觉是一件很邪恶的事情 G,cd):9@}  
无语,大家都无语了。 P1`TcQ)W  
过了半响,“你的意思是,你以后就在这家酒吧驻唱了”肉团非常吃惊,因为他知道这家酒吧似乎一直没人驻唱,所以他一直认为这家酒吧是很清的清吧。 nR-P<iIF  
阿杰,抢过了面条手中的啤酒喝了一口。“你歌唱的不错,大家都知道。不过怎么你突然想起要找工作了。以前你过的不是很好么。” =)-vZ<.<v  
面条从阿杰手里抢回了酒瓶,打了一个响指召唤来了服务员。恶毒的看着阿杰,咬着牙“来一打啤酒,外加一桶冰块” 'D\t~n!n  
阿杰看了一眼面条“今天被富婆包了,这么阔气。”然后盯着服务员“一人一打,既然把我吵醒了,你们也别想回家睡了。大家喝倒了算了。” 7 ) YS&  
服务员乐滋滋的走了,想着今天终于遇到传说中的肥羊了。 v|^3hcUdw  
一直没说话的阿素瞟了一眼阿杰,“主要是一个人晃荡的觉得空虚了,想找个事情做做,说不定哪天呆烦了,继续回去晃荡。” _Av!=a  
“你空虚了可以找我嘛,我很乐意帮你解决你的空虚。不论是什么部位的”肉团非常淫邪的看着阿素 4lYs6m  
“滚,老娘对断背没兴趣。”说完还盯了一眼面条。 7J%{hf-V:g  
面条也懒得在这个问题上再去争论些什么,反正只要自己的取向还是女的就行了。至于肉团是不是断背,他管不着。 mWZKofn  
肉团鼓了鼓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O\l0q  
在聊天的功夫,服务员迅速的把酒拿了上来。首先给没有酒的阿杰开了一瓶。 E>%nI  
阿杰也没说话,一口气灌了半瓶下去了。 M{TU6@g=  
“多少钱”阿杰哈了一口酒气 w6?2Hu;!  
“不多,150两个小时,大概10首歌就差不多了。” a(`)?qkXe  
“还行,我们楼下那个流浪歌手,每天背着一个吉他,嚎一个晚上也才7080,你比他强多了,至少你这里还有空调。”肉团说的话总是那么的想让人抽他两嘴巴。 r*nb1F  
“话不能这么说,阿素毕竟是个女孩子。赚钱也不容易。”面条倒是会宽人心 ADZ4 { tS  
“也行,有个事做着,人也不会那么的心慌。你以前也不是个正经路子”阿杰一边说,一边打开第二瓶啤酒,“我说,我这第二瓶了啊。谁慢谁付钱。”说完又是一口半瓶。 e3f}tZ  
“今天算我的,我请你们,谢谢你们一直以来这么照顾我。”阿素轻轻的喝了一口啤酒  @P-T7  
“恩,就这么算谢过我们了。”肉团也开了第二瓶 I[-S9yLVv  
“那你要怎么样”面条倒是接过这个话了 .4 8#]\J  
“我要证明我不是断背”肉团表现的很激动,喝了一大口。嘴巴上还有残留的泡沫 )hU D,s [}  
“好啊,没问题,什么时候”阿素这个时候也显得非常的邪恶 lF,LdVGhc  
“真的?”肉团很兴奋的喝完了手中的小半瓶 fA2%3;&X  
“恩,是啊。你说个时间,我们去东莞,你找个小姐,我们看你做。然后我付钱”阿素非常高兴,肉团又吃了一次瘪。 6n\~CT1ET`  
“东莞啊,没兴趣哦。”肉团很失望 QQ1Qu~~  
“我就知道你没性趣”阿素很淡定,仿佛肉团的回话都在他意料之中 ]Z(27:  
“我对你很有性趣”肉团似乎豁出去了。 G_Y?' %  
“抱歉,我对牙签没兴趣”阿素喝了一口酒 vNY!b}9  
“牙签,你说我牙签。”肉团很委屈的看着面条 UwkO6sC%N  
“看我做咩,我也不知道”面条很自然的回答肉团眼神中的提问。 >^Y\zZEV  
“阿杰,你说说,我是不是牙签”肉团无奈很只好找阿杰求助。 {cG oQaW{  
“对不起,我不是断背,我也没偷看别人小便的嗜好。”阿杰似乎在火上浇油。 5/kZs$  
“你可以把说你是牙签的人灌醉,是不是。然后再通过某种办法让她体验一下就知道事情的真为了不是!?”其实面条也是非常邪恶的 Q$+.i5  
“我觉得你们男人开口就是肚下三寸,好恶心。”阿素皱着眉头  y(^57pia  
但是此刻肉团似乎很兴奋,开始拼命的灌阿素喝酒。阿素也是不推脱。加上另外两个人的推波助澜,到凌晨5点的时候,4个人喝完了桌上所有的啤酒,在服务员崇拜的眼神中晃晃悠悠的走出了酒吧。 o,F=1  
“我们去海边吧,我想看看日出。”阿素舌头打着卷 A>S@\Ic\4  
“行吧,打个车去海边,应该还来的急。”面条看了看天色 ^V5P':  
“估计来不及了,要不去红树林吧。那里也有海。都差不多吧”肉团看着手表 lJ/c4~EXjP  
“走吧,去海边”阿杰做了最后的决定。不知道为什么阿杰今天晚上的话特别的少。 vV@T"9h[  
“那就去海边”肉团大声的叫着 Z3B%l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