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阿素在流年酒吧驻唱后,每个周六的晚上肉团,面条,阿杰三人都定时来捧场。这可能也是酒吧老板乐意看到的事情。 `_ Sg3E ,  
“最近这段时间来酒吧消费的人比以前多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阿素的关系”面条一边喝酒一边说着 RP0 o5[  
“废话,你也不看看,那唱歌的人是谁啊——阿素。知道不,是阿素”肉团改不了平时的聒噪。 ec&8--q  
“我知道,其实这里的消费不高,很多人消费的起,而且环境也不错。你太唯心了”面条还是那副万事不关己的表情。 94TjcM  
“阿素唱的真的不错”阿杰此时插了一句 Ob_00u,|  
“最近如何,阿杰?”肉团放弃了和面条去争论这些,因为他知道和面条每次的争论都是自己吃亏 l$7J?!$w  
“还是不那样,外贸现在都不好做。老外在自己身上赚不到钱了,都拼命的来中国的钱”阿杰很随意说着 WAtAo2mV  
“是啊,全世界的目光现在都在中国了。现在现在牛叉了。可惜咱们这些人还是牛叉不起来”面条赞同阿杰的说法 )Q~"bV[  
“恩,这些老外把钱没命的往中国扔,搞的现在房价又涨上去了。看来这辈子不指望在深圳买房了”肉团很不甘心 v@V=m l|  
“也不能这么说,任何的经济发展肯定都是物价先涨起来,然后才是收入的增加。这一点是经济发展的规律”面条纠正着肉团的思想错误 BRGQ.  
“可惜工资涨的太慢了,跟不上经济发展节奏啊” dR\B^Bu  
“面包会有的”阿杰安慰着肉团 qw"<'#G/S  
“牛奶也会有的,这个我知道。但是现在我是什么都没有啊。”肉团很气愤。 q-II;{7\:  
“至少我们还有酒,还有我们的友谊”面条举起了杯 fW 9\r8  
“为了酒我们干杯”阿杰也举起了杯 Kb #Fn`c  
肉团什么也没说,举起了杯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X6Dgb7j  
酒尽,人无语。安静的酒吧里传来悦耳的歌声: 0mnT--:*V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Y$gjte~@:  
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 6QM9QT6x`  
懂事之前情动以后长不过一天 S4bF   
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M|=?.\{.  
遇见一场烟火的表演 $_@_ax-|  
用一场轮回的时间 nL?XwcU  
紫微星流过来不及说再见 7ML8pBM  
已经远离我一光年” 4<Q`EC  
曲终,掌声想起。 r >6} /  
一声口哨,从肉团的嘴中想起。引起了面条鄙视的目光,轻轻的说着:“我怎么就认识他了呢。我TM被狗血淋了眼。” O5G7Tb}l`  
“我怎么了,你认识我是你祖上积德了。”肉团此刻有点怨念  J\6tH  
“我祖上积德了我知道,但是我更知道和你做朋友却是我没积德。看来以后要多做点善事了不然让后代也要遭罪了。”面条还是那副木板一样的面孔,连说话的语速都没有改变。 jN5'g_DC  
肉团似乎今天吵架很不在状态,愤愤的喝尽了手中的酒。 dz$lbWkI7  
唱完歌的阿素,手中拿了一杯红酒走到了卡座旁。挨着阿杰坐了下来。顺势举起了手中的杯喝每个人的杯都碰了一下,小抿了一口。 q:~JMe }  
“最近大家过的如何啊?”口里说着话,眼睛却盯着面条。 :chC{dx  
“混就一个字,每天做吃等死。倒是面条不错,最近公司有几个妹妹看上他了,每天都拼命的诱惑他”肉团盯着酒杯述说着。 }bY*(=~  
“哦”阿杰和阿素同时应了一声 3~qd*u}S{g  
“桃花运哦!”阿素明显的在调侃面条 P $u;hvR  
“我怎么觉得是桃花劫呢”面条不愿意接招“那些个女人都跟史前生物一样,而且都是肉食性的。我可不愿意做龙骑士” &X,\0/UL&  
“别得了便宜卖乖哈,老子想当骑士还没龙呢”肉团似乎今天一天都很愤怒 R+a2 F}9  
“看来肉团似乎这个礼拜过的不怎么好啊”阿杰好像看出了肉团的心里有气没地方出。 }UweOk>]  
听到了阿杰的说话,肉团配合着一口喝尽了杯中的酒 aPP$ff~  
“他拿到好人卡了”面条很婉转的说出了肉团的问题 DnycT/Hi4  
“好人卡”阿素的眼睛一亮“下次努力咯,下首歌我送给你”说罢又向台上走去 fT-t)+@2_  
“分手快乐祝你快乐你可以找到更好的 Q\)vsJt=V`  
不想过冬厌倦沉重就飞去热带的岛屿游泳 A_LFGF  
分手快乐请你快乐挥别错的才能和对的相逢 'Z.@yAKI  
离开旧爱像坐慢车看透撤了心就会是晴朗的 h40Jqi&O  
没人能把谁的幸福没收你发誓你会活的有笑容” E7hkLI%|  
“分手快乐,阿素还是很会应景的嘛”阿杰一向少语,但是对于打击肉团总是不留余力。 JR/*R^'  
此刻的肉团少了平时的聒噪,只是一口一口的喝着闷酒。 $\YaPU@wM  
面条和阿杰平时也看的多了,知道肉团的心思来的也快也的去快。没有理他,两个人一边聊着天一边喝着酒。时不时瞟两眼肉团和台上唱歌的阿素。 pC>{CC=?h  
“好了,肉团。不要伤心了。来喝酒,女孩子还可以再追嘛,至于这样拿酒出气么,喝酒伤肾”面条开起了玩笑,开导着肉团 ;0a0c,!  
肉团从酒杯中抬起头,眼睛有点湿。“我很喜欢那个女孩子,我到底是哪点不好。为什么总是我拿好人卡”肉团有点不甘心,似乎他一直对任何事都不甘心 Jw~imY  
“你没安全感,虽然你很幽默,虽然你很有能力,虽然除了你的身材其他都很优秀。越是这样女孩子就越没安全感。”阿杰一针见血。 XJzYZ cl  
肉团呆了,这句话似乎是他一直不愿意去面对的。 iO{|,[u  
大家也都沉默下来,闷声的喝着酒。 ~2Z<6AE  
“世间的事情总有十有八九不如意,不要因为一点点问题就垂头丧气的”说这话是阿素,不知是何时来到桌旁看着肉团。 &x|\`*8^  
“当然如果你今天实在是心里难受,我不介意做一晚上你的女朋友”阿素妩媚一笑 Bbb^ y,E`  
肉团看着那妩媚一笑,嘴角抽了抽 Xl; ]f |  
“算了吧,我不想这么早就英年早逝。”这个话是回应着阿素,但是眼睛却盯着阿杰 2lqzMoAS  
阿杰苦笑一下,没有发声。 '8'$wPI  
“来吧,管他那么多做什么。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日无米炊。就像面条说的,老子这么优秀还怕找不到女人。操!干了。”肉团似乎一下子豪气万丈。 ($L1jH)  
面条看了一眼阿杰,和肉团碰了一下。  i7oLzp  
阿杰苦笑一声,和肉团碰了一下。 :Q|\iwNY  
阿素依然是妩媚一笑,举起了杯中的酒。 2HoT^l>}  
随着阿素的加入,桌上渐渐热闹起来,一直到了很晚很晚。 U04V5xT X0  
凌晨五点,四个人有一次在服务员崇拜的眼神中走出了酒吧 wu/wn=)I  
“去干嘛?”肉团晕乎乎的 j$/I< 3^  
“看日出?”面条笑的有点狡猾 LBR)~wWM  
“累了,散了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喝完酒的阿素依然是那么的妩媚。 HCj8w]  
“我送你”阿杰抬头看着黑黑的天空。  vUYA,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