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这大盘怎么就像吃了巴豆似的,止不住的往下泻呢。”肉团看着桌对面的面条 z9rT~lE:V  
“你就一小散户,你管什么大盘不大盘的。”面条有点受不住肉团的叨扰 "5iJ)m1  
“我这不是忧国忧民嘛”肉团有点不乐意了。 9R ](om  
“扯淡,你这叫愤青,你还忧国忧民,忧国忧民四个字你会写么。”面条今天似乎有点心情不太好。 6?,|)P`4,  
“我会写优生优育,行不行”显然肉团也察觉到了面条今天心情有问题 ;]j*9K%w  
“哎!我说,你今天怎么了。好好的一个周末,你怎么跟吃了火药似的,昨天下班不是还好好的么?”肉团试探着 1 (mk b0  
“没事,来点酒喝吧”面条把服务员喊了过来 Z*>!E2ar3  
“恩,不是说今天不喝酒的么”肉团有点不理解了。“你昨天晚上一夜未归,受啥刺激了,来说说” N!UZa\)]  
“恩,很明显我现在不想告诉你,你就别问了。”面条说着打开了一瓶啤酒,一口喝了一半 HaKP'9g[P  
“狗日的,不说就不说了。哥们还不稀罕问”肉团很不爽的喝了一口啤酒。 Uv9P '!  
半响,两人都没说话,各自喝着各自的酒。 =a[ B -E=  
“怎么阿杰还没来”面条嘀咕着 {/ :>e<  
“你是想看阿杰呢,还是想看阿素”肉团小声的回应  Be).S  
面条瞟了一眼肉团,闷着喝酒。 }%H2};X?+  
过了半个小时,阿杰和阿素接连而来。 Mt{#ifm  
“哈哈,你们两个怎么老是喜欢这样前后身。”肉团淫笑着 U"<&8e2  
阿素都没看肉团,对着面条说“怎么了,有什么事喊我们来。而且还是白天” TFHBo$0[  
阿杰开了一瓶酒,低头喝了一口。 jwyXT/dM^  
“我要走了,家里老妈喊我回去相亲,如果这次相不上他就不认我这个儿子了。”面条一边喝酒一边说着。 qRp`t1}2/  
“好狗血的剧情啊,这个年代了还有相亲啊。”肉团估计今天是打了鸡血显得很兴奋 -2g,1BIvb  
“是啊,都这个年代了还相亲”阿素认可了肉团的后半句话。 3=a#r8bk1  
“恩,我妈查出了有肿瘤,估计不好治。”面条说话声音有点抖“恩,所以想在走之前看我结婚” &BT}g  
“什么时候走”阿杰问着 r%?Q VD  
“后天的飞机” *0xl$97e  
“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回去,帮你参谋一下”肉团越来越兴奋了 3|lTi %K~  
“恩,是要去一下,如果顺利把伯母也接到深圳来。毕竟深圳空气和水土什么都要好点,适合老人住。”阿杰肯定着 TQ_A7=2  
面条很吃惊的抬起了头。眼睛看向了阿素 YH,G3aG$F  
“我就不去了,我趁你们不在先帮伯母把房子安排下。毕竟你现在住的那个地方的确下脚都很困难,而且是整个深圳空气指数最低的地方”阿素慢慢的说着,眼睛却盯着肉团 OrX&A.J  
似乎,肉团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挤兑。满不在乎的说着“我那叫原始的味道,知道吧。没有任何修饰的味道。” ZHPQ ICs  
“行吧。那就这么说定了。后天出发。”阿杰定下了基调 8bB _ljk  
Let`s go!”肉团在酒吧里喊叫着。 !24M}h5l  
四人举起了酒杯。 d~s2k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