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次下班后和同事从食堂吃完饭出来,手里拿的纸杯不知道往哪里扔,我说:纸杯给我吧,我回去的路上有个垃圾筒。同事哈哈大笑说:你这次回来跟我刚来武汉读书时一样,总想找个垃圾筒扔东西,过段时间适应了就不会这么麻烦。 <W.%>9z  
早上上班的时候,起来晚了豆浆就便走边喝,喝完后没有地方扔,就拿着走到公司楼下的垃圾桶才才有机会出手。这样连续了几个早上,每次跟我迎面走来的人都会看下我手里的空杯子,怪别扭的。现在喝完后就找个扔在路边垃圾比较多的地方,旁边经过的人没有一个会看你。 M>| L&:  
公司所在大楼内部电梯虽然很多,载人却比较少,我每天8:20左右到楼下排队上电梯,正赶上高峰期。有次排得比较靠前,快靠近电梯门了,可能在别人看来,前面空间还很大,突然插进去一个年轻女性,20刚出来的样子,插到我前面后连忙招呼跟她一起的同事,说:这个电梯坐的人不多,快过来啊。进了电梯后,刚才那两个女的看着外面没有进来的人很开心的样子,然后像周围没有其他人的样子,用武汉话大声聊着私事。 Thz(=#)j  
  有次去超市购物,想买双手套,一时找不到,过去问服务员(或说导购员吧),正好几个女服务员在一起聊天, 听了我的话后头都没有侧过来说:这边么有。后来我是在她旁边的架子上看到了手套。 EccXV7C  
  还有...,就不写了吧。其实自己之前也是在武汉上学,这些早就见怪不怪了,之后去了深圳,去了香港,感觉这种秩序和意识的对比太强烈了。在深圳关内的秩序比全国很多地方要好,但是到了香港很快就可以感受到深圳要改进的地方还有很多。有时在香港等公车,看到空隙就从布带拉栏下面钻过去的就是从内地过来旅游的,上车后大声喧哗,好像其他人都不在。 !2t }`  
  深圳一同事的老婆是武汉人,有次他老婆一同学(也是武汉人)过来玩,然后她们两人就在那用武汉话讲,声音是越讲越大,期间还不是蹦出"老*子"、"婊*子"等字眼。等那同学走后,我同事就把刚才的情形跟他老婆描述一下,他老婆一楞:居然有这么粗俗么,我刚才怎么没有觉得? GD{J a  
  ... Y4/j7x'/-  
  当然了,这里面不是有意专挑武汉人的问题,全国很多地方都是这样,只不过我现在生活在这里,就近取材罢了。 @FY) h3U  
  有差距是正常的,让人感到可怕的是自己都没有意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