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最早叫建业,后改为建邺。到明朝时改名为应天。朱元璋这皇帝当的不容易,什么事情总是搞的神神叨叨。但不可否认的是,南京在明朝才发展起来的。南京话一段时间是中国的官方语言。这种情景一直持续到清初。 >&Bb';rz{  
南京的夏天,称之为酷暑,不为过。 ` y1c }M  
人们总是喜欢在夏天寻找一些清凉的地方,避暑乘凉。 Y=\^D)iWN  
秦淮河畔,沿着河有着一排茶座。没有古香古色的点缀。没有吹拉弹唱的戏子。有的只是一丝夏日午后的慵懒和清凉。让人感到很惬意。 rZh{`u8^  
肉团此刻就坐在河畔旁的一张桌子边。坐在肉团对面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带着黑边框眼镜。眼镜框里的玻璃一圈一圈的。透过眼镜看去,显得中年人的眼睛很大,很突。 O+kBM S@m  
“胡工,咱们这个事情您看我们这边要如何配合”肉团喝了口茶,轻声的问着 <af QL\  
“哦,你这个事啊,我还真不好说,具体还是看客户那边怎么反应”中年人,端起茶杯。轻轻的吹了一下漂浮在表面的浮叶,小小的吸了一口,看那动作轻点即止,唯恐茶水烫破了嘴皮 Qe ?^4F  
“怎么我听说客户那边已经没什么问题了,您看……”肉团实在是喝不惯茶水,倒不是他不喜欢喝茶,而是的确不太习惯这种风雅的事情。在他眼里,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才是王道。 3S@J_yCsn  
“恩,客户那边的确是搞定了,但是我这里也有难处啊”胡工,眼睛盯着杯中的茶水,嘴里轻声的嘀咕着“你们这次搞的我们很被动啊” 1VrS7[E,  
“是你很被动吧,你们?你们是那些们?”肉团心里打着鼓,但是嘴上却还是很软的“实在是抱歉,我们老是给您添麻烦,哎,辛苦您了。”肉团说完,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个小名片夹,上面还写着印着LOG。仔细一看,哦!是LU不过“U”看上去很像"V"。 2.LR* t  
中年人往名片夹上看了一眼,然后就盯着肉团看。轻轻用手指点了点名片夹,“我说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们做事就是做事,不要搞这一套。” ~AT<WC)  
“您言重了,这个包是我女朋友出国时从国外花500美金买回来给我的。她每次出去就只知道给我带这些个东西,您看上次她出去带给我的,我到现在还在用。”说完从上衣口袋里翻出个名片包。“我这东西放在家里也是放,我就想啊,您平时对我很关照,我又老是给您添麻烦,这个是我个人给您的,不是都说,宝剑赠英雄嘛。您就是大英雄,这个算是一起分享,一起分享。” HOrYG_VS  
“一起分享?”中年人看了一眼肉团,肉团此刻脸上充满了献媚般的笑容。“恩,那大家就一起分享下吧。我也不能白要你的吧,要不这样吧,等下我结账,不准和我抢啊。不然我会生气的。呵呵” 1xJ2lIg  
“MD,送钱也这么难,操”胖子心里咒骂着,那个山寨名片包是昨天晚上肉团在地摊上买的,里面放了一张卡,卡上存着500美金。 ".u6QjkR  
“哎,不是我说你啊,你们这次真的做的不对”中年人对着胖子说 ?W|p5.a  
“谁说不是呢,我当时也跟生产他们说了,这批货很重要。哪知道还是出了纰漏”胖子无奈的接着话 G'V#!_"*u  
“其实公司对你们也是很重视的,毕竟培养一个供应商不容易,我们也不能因为一件事情就放弃一个供应商,毕竟大家都是合作伙伴。”中年人喝了一口茶,此时可能茶不是太烫了,或者是心里很开心什么的多喝了一点。 .Z!yi+v  
“钱收了,就是伙伴了。刚才你怎么不说伙伴呢。什么玩意儿!”心里在叫骂,脸上做出一副笑脸。 QQ 9 G=  
“胡工,那您看,我这里后面的事情,该怎么做呢?” U@? gVpy  
“怎么做就不用问我了,你直接找找品质那边吧,我会和他们说一下的。不过以后的就不要再出这样的事情了。”胡工还是眼睛看着杯里的茶 e9P\uKJG  
“得,还得找人,还得送礼。”肉团想着“做点事情怎么就这么难呢” j(%+Mq:u9  
时间慢慢过去,秦淮河畔上人渐渐多起来。中年人看了看手表说了句“公司里还有点事,我先走了。你的事情你回头找品质那边办一下了。”说完起身就离开了。 5)D\ 7  
肉团看了看手表,时间下午5点差10分。 }n%FI&[  
“啧,还是得自己买单。”心里非常鄙夷刚才离去的中年人,摸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A~NT,:c[  
“王总,恩,是我啊。” vdNm 3{s#  
“事情差不多了,恩,对,他们松口了” reTAz$k  
“好的,差不多明天就完了吧。” _5Qf%1&$*  
“恩,我知道了,好的,那先这样,再见!”挂了电话,肉团看了看即将落山的夕阳,重重的叹了口气,关掉了手机,冲着一旁站着的服务员喊道 >RdlL=a  
“服务员,给我来瓶啤酒。……” Z Pqc~n_  
!|D! d8  
N<}^ONq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