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收藏

用户ID:  23
昵称:  闪来闪去
来自:  广东 深圳

日历

2010 - 6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10 - 6 «»

日志分类

存 档

日志文章列表

2010年06月09日 00:47:13

写在光年(六)之后

其实光年这个文章,说是小说也好,说是短篇故事也好。都只是我的一时激动。我当初提笔写的时候真的只是为了纪念自己在光通信行业呆过的这么一段时间。所以起名叫光年。也就是生活在光通信的年月之意。
可能大家在前面5篇中看到的都是一样都市爱情故事。但是我觉得一个故事要好看一定要有一些铺垫。用现在比较流行的话叫挖坑。然后在后面把这一个个坑填起来。
比如阿素去美国了,最后会不会回来,阿杰和阿素的爱情故事。这些既是故事的主线也是分支。写起来如果不做铺垫后面会显得很突兀。让人摸不清人物的来龙去脉。
今天提笔写光年六也是犹豫了很长时间。毕竟写这些行业里大家都知道,但是不能放在台面上说的东西还是有点心有余悸的。但是想想我在博客上已经发了不少杂了,再多发一点也应该是虱子多了不怕痒了。
有些东西可能不是同行的朋友可能看的不太明白,我尽量做了一些类似旁白的说明。希望有用。
唯一希望大家的就是,希望大家看完了能有回复。不是要你表扬我,而是我需要大家的意见来把整个故事讲完了。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5063) |  收藏
2010年06月09日 00:36:08

光年(六)

“最近在忙什么呢,肉团”阿杰盯着坐在对面埋头喝闷酒的肉团
“恩,是啊。最近早出晚归的,经常夜不归宿”面条也在打着边鼓
“别提了,老郁闷了。还不是那个什么总公司招标弄的”肉团一口接一口喝着闷酒
“哦,说来听听。最近我也有耳闻”阿杰来了兴趣“我们公司虽然也做PIC这块,但是不参与这样的局方招标,我也没经历过,来给哥说说”
“呵呵,我也很好奇哦。虽然我们做的是上游产品,但是这个结果关系到我们后面的生意哦”面条也打着边鼓
“有啥好说的,去年招标的事情你们都还有印象吧。”肉团放下了手中的酒瓶,因为酒瓶空了。
“服务员,再来一打。”阿杰打着响指
很快服务员送上来了一打啤酒
“其实今年和去年条件差不多,但是今年的竞争那叫一个惨啊”肉团拿起一瓶,灌了一口
“我说兄弟,在惨和你没关系吧。你们老板的钱啊”面条劝着
“MB,奖金是我的啊。我们奖金根据利润来的啊”肉团开始咆哮,恩,是的,咆哮
“说重点,MB,是不是个男人。说话跟个女的一样,跑题做什么”阿杰有点不满意这个气氛了。也只有他镇的住肉团。
“今年甲方预计入围比去年要增多。主要条件还是价格。目前打听到的行情已经有100多家去竞标。”肉团一边喝酒,一边说
“嘶……”面条和阿杰同时抽了一口冷气。
“MB,这下要血流成河了”面条难得说粗口的人也忍不住了
“哼!中国的无序竞争啊,究竟要毁多少个行业,才能让大家醒悟过来啊”阿杰有点无助了
“目前价格已经降到去年的65%~75%了。按照我了解到的情况,有些公司报出去的价格是负利润”肉团继续说着
“哎”又是异口同声,阿杰和面条互看一眼,撞了一下瓶,狠狠的喝了一口。当放下瓶的时候,瓶中的酒已经少了一半
“这帮人也不怕被雷给P了”阿杰的公司也做这个产品,相对他能理解这个代表的是什么意义。
“最低价多少”面条问着
“裸奔,570,带票”肉团揉了揉脑袋。
“看来我们也活不了多久了”面条自顾自的说。面条的公司在上游一点,属于给阿杰,肉团他们公司提供配套物料的公司,如果下游产品的价格垮掉,他们也会面临新一轮的竞底。
“血洗光通信”阿杰,嘀咕了一声“然后呢?”
“今年线厂,机箱厂,缆厂,做器件的,没做器件的。只要有关系都去了”肉团也开始笑了。“真TM乱啊”
“你们托的什么关系”阿杰试着问了一句,按照往常这样的话是不可以问的,这个真的就是一个公司的核心机密了。但是阿杰知道,这个节骨眼上,关系也就不叫关系了。应该叫关节才对。
“哎,别提了,就TM这个事情揪心呢”肉团很悲愤的说“老板一开始在上面找人,结果别人一开口就晕菜了。"
“哦,多少”面条很吃惊。作为上游的他们很少直接接触这些幕后的事情
“别人都不和你提多少,直接问你准备卖多少,然后多少利润。想参股25% ,老板一听就吓跑了”
三人都不说话了,闷声喝着酒
“那后来呢,你们就放弃了”阿杰继续问着。如果放弃了就相当于完全没希望了
“后来老板打听到一个关系,他老婆的大学同学,有一个在做安利的妹妹的一个上游的老公也是弄这个,似乎说话还有点分量”肉团笑了
说到这里其他两人也在苦笑,这都谁跟谁啊。做个生意做到这个份上了,也算是难为了。
“请那个做安利的大姐,吃了一个饭。买了5万块安利产品,TM,今年端午全公司人手一只安利牙膏和洗洁精”肉团继续着“我的粽子啊”
“继续说,到了端午哥给你买粽子,想吃豆沙买豆沙,想吃肉就吃肉”阿杰有点不耐了
“毛的继续,后面就是约了那个男的出来吃了个饭,具体后面怎么弄的,老板也没和我说”肉团还是很伤心的,估计是舍不得粽子吧。毕竟粽子变牙膏谁都有点接受不了。
“就到昨天,老板扔我一份文件,要我做标书。而且周一就要。昨天周五啊,我TM明天一天就要弄出来,怎么弄。”肉团声音越说越大了。
面条拍了拍他的肩膀。
“哎,坎总是要迈过去的。按照易中天说的,人都是逼出来的。”面条慢条斯理的说着
“易NMD的中天,那标书你是没看。光报价就有300多项。不同的尺寸,不同的封装,不同的接头,尾纤长度,MD,你逼一个出来我看看。”肉团似乎有点喝多了
“恩,这么说,你明天要加班咯”阿杰拍了拍肉团
肉团点点头“明天做完,连夜赶往应天。”
阿杰,喝了口酒“任何事情在你做的时候,你都会觉得很麻烦,其实当事情结束后,你回头看也就那样了。不论这个事情成功与否,关键在于你有没有努力去做。虽然现在是一个不问过程,只求结果的社会,但是心态不要随着这些浮躁的气息摆动。这些浮躁的气息总有一天会安静下来。那个时候人们才会发现自己错的很离谱,因为过程和结果同样重要。”
阿杰说罢拿起酒瓶碰了一下面条和肉团的酒瓶,然后一饮而尽。“祝你成功”
面条也喝尽瓶中最后一滴“祝你成功,是的,过程和结果同样重要。”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6913) |  收藏
2010年06月03日 02:44:58

被截断符害了。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320)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