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收藏

用户ID:  23
昵称:  闪来闪去
来自:  广东 深圳

日历

2009 - 8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09 - 8 «»

日志分类

存 档

日志文章列表

2009年08月08日 12:31:41

光年(二)

自从阿素在流年酒吧驻唱后,每个周六的晚上肉团,面条,阿杰三人都定时来捧场。这可能也是酒吧老板乐意看到的事情。
“最近这段时间来酒吧消费的人比以前多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阿素的关系”面条一边喝酒一边说着
“废话,你也不看看,那唱歌的人是谁啊——阿素。知道不,是阿素”肉团改不了平时的聒噪。
“我知道,其实这里的消费不高,很多人消费的起,而且环境也不错。你太唯心了”面条还是那副万事不关己的表情。
“阿素唱的真的不错”阿杰此时插了一句
“最近如何,阿杰?”肉团放弃了和面条去争论这些,因为他知道和面条每次的争论都是自己吃亏
“还是不那样,外贸现在都不好做。老外在自己身上赚不到钱了,都拼命的来中国的钱”阿杰很随意说着
“是啊,全世界的目光现在都在中国了。现在现在牛叉了。可惜咱们这些人还是牛叉不起来”面条赞同阿杰的说法
“恩,这些老外把钱没命的往中国扔,搞的现在房价又涨上去了。看来这辈子不指望在深圳买房了”肉团很不甘心
“也不能这么说,任何的经济发展肯定都是物价先涨起来,然后才是收入的增加。这一点是经济发展的规律”面条纠正着肉团的思想错误
“可惜工资涨的太慢了,跟不上经济发展节奏啊”
“面包会有的”阿杰安慰着肉团
“牛奶也会有的,这个我知道。但是现在我是什么都没有啊。”肉团很气愤。
“至少我们还有酒,还有我们的友谊”面条举起了杯
“为了酒我们干杯”阿杰也举起了杯
肉团什么也没说,举起了杯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酒尽,人无语。安静的酒吧里传来悦耳的歌声: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
懂事之前情动以后长不过一天
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遇见一场烟火的表演
用一场轮回的时间
紫微星流过来不及说再见
已经远离我一光年”
曲终,掌声想起。
一声口哨,从肉团的嘴中想起。引起了面条鄙视的目光,轻轻的说着:“我怎么就认识他了呢。我TM被狗血淋了眼。”
“我怎么了,你认识我是你祖上积德了。”肉团此刻有点怨念
“我祖上积德了我知道,但是我更知道和你做朋友却是我没积德。看来以后要多做点善事了不然让后代也要遭罪了。”面条还是那副木板一样的面孔,连说话的语速都没有改变。
肉团似乎今天吵架很不在状态,愤愤的喝尽了手中的酒。
唱完歌的阿素,手中拿了一杯红酒走到了卡座旁。挨着阿杰坐了下来。顺势举起了手中的杯喝每个人的杯都碰了一下,小抿了一口。
“最近大家过的如何啊?”口里说着话,眼睛却盯着面条。
“混就一个字,每天做吃等死。倒是面条不错,最近公司有几个妹妹看上他了,每天都拼命的诱惑他”肉团盯着酒杯述说着。
“哦”阿杰和阿素同时应了一声
“桃花运哦!”阿素明显的在调侃面条
“我怎么觉得是桃花劫呢”面条不愿意接招“那些个女人都跟史前生物一样,而且都是肉食性的。我可不愿意做龙骑士”
“别得了便宜卖乖哈,老子想当骑士还没龙呢”肉团似乎今天一天都很愤怒
“看来肉团似乎这个礼拜过的不怎么好啊”阿杰好像看出了肉团的心里有气没地方出。
听到了阿杰的说话,肉团配合着一口喝尽了杯中的酒
“他拿到好人卡了”面条很婉转的说出了肉团的问题
“好人卡”阿素的眼睛一亮“下次努力咯,下首歌我送给你”说罢又向台上走去
“分手快乐祝你快乐你可以找到更好的
不想过冬厌倦沉重就飞去热带的岛屿游泳
分手快乐请你快乐挥别错的才能和对的相逢
离开旧爱像坐慢车看透撤了心就会是晴朗的
没人能把谁的幸福没收你发誓你会活的有笑容”
“分手快乐,阿素还是很会应景的嘛”阿杰一向少语,但是对于打击肉团总是不留余力。
此刻的肉团少了平时的聒噪,只是一口一口的喝着闷酒。
面条和阿杰平时也看的多了,知道肉团的心思来的也快也的去快。没有理他,两个人一边聊着天一边喝着酒。时不时瞟两眼肉团和台上唱歌的阿素。
“好了,肉团。不要伤心了。来喝酒,女孩子还可以再追嘛,至于这样拿酒出气么,喝酒伤肾”面条开起了玩笑,开导着肉团
肉团从酒杯中抬起头,眼睛有点湿。“我很喜欢那个女孩子,我到底是哪点不好。为什么总是我拿好人卡”肉团有点不甘心,似乎他一直对任何事都不甘心
“你没安全感,虽然你很幽默,虽然你很有能力,虽然除了你的身材其他都很优秀。越是这样女孩子就越没安全感。”阿杰一针见血。
肉团呆了,这句话似乎是他一直不愿意去面对的。
大家也都沉默下来,闷声的喝着酒。
“世间的事情总有十有八九不如意,不要因为一点点问题就垂头丧气的”说这话是阿素,不知是何时来到桌旁看着肉团。
“当然如果你今天实在是心里难受,我不介意做一晚上你的女朋友”阿素妩媚一笑
肉团看着那妩媚一笑,嘴角抽了抽
“算了吧,我不想这么早就英年早逝。”这个话是回应着阿素,但是眼睛却盯着阿杰
阿杰苦笑一下,没有发声。
“来吧,管他那么多做什么。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日无米炊。就像面条说的,老子这么优秀还怕找不到女人。操!干了。”肉团似乎一下子豪气万丈。
面条看了一眼阿杰,和肉团碰了一下。
阿杰苦笑一声,和肉团碰了一下。
阿素依然是妩媚一笑,举起了杯中的酒。
随着阿素的加入,桌上渐渐热闹起来,一直到了很晚很晚。
凌晨五点,四个人有一次在服务员崇拜的眼神中走出了酒吧
“去干嘛?”肉团晕乎乎的
“看日出?”面条笑的有点狡猾
“累了,散了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喝完酒的阿素依然是那么的妩媚。
“我送你”阿杰抬头看着黑黑的天空。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532) |  收藏
2009年08月07日 13:38:34

光年

“亲爱的,你有短消息!亲爱的,你有短消息!”短信的铃声将阿杰从睡梦中吵醒。床头的闹钟指向240。外面的天还是黑的。
短信上就一句话,“速来,老地方,喝酒三缺一”。发短信的人叫小素。
半个小时后,阿杰来到了短信中所说的老地方——流年酒吧。这个酒吧似乎只在晚上12点以后营业,因为阿杰从来没在12点之前来过这里。
进入酒吧以后,扫了一下各个卡座,马上就发现了吵醒他春梦的那个人。
阿素,女,25岁。自由职业者。所谓的自由职业者就是无业人员,但是却有着相当的收入的一群人。
还有两男的也和阿素坐在一起,看到阿杰进来了。赶忙招手示意。
这两个男的,一个是肉团,另一个叫面条。这些个名字也是存在阿杰手机里的名字。
肉团长的倒是不胖,海拔178,体重也是178。标准体重,只不过传说这厮在两三年前体重是278,所以就叫了肉团,一直延续至今,别人也懒的喊真名,他自己也不在乎了。
面条倒是很瘦,真的很瘦,怎么吃都胖不起来。自称有一套让女人嫉妒的消化系统,其实了解他的都知道,他的胃在10岁的时候就拿掉了4/5.所以消化能力极差。
面条和肉团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然后两个人合租一套公寓。阿杰常常恶意的猜想,这两人之间是不是有着断背一样的山。
“说吧,这么晚把我从福田搞到蛇口。有什么急事。”阿杰的眼睛盯着阿素,嘴里不停片刻。“知不知道,吵醒别人睡觉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情,会掉小JJ的。”
“我木有小JJ,我是女的。”阿素也盯着阿杰还击着
“阿素,找到了一份正式工作了,下周一上班,今天不是周六嘛,就喊你出来庆祝一下。”面条打着圆场
“你找到工作了,什么工作需要你晚上这么晚了才来通知我。”阿杰
“在酒吧里找到了一个驻唱,刚刚才面试完毕。我还没来得及离开酒吧就把你们Call来了”阿素无力的回应着,似乎她也感觉到吵醒别人的好觉是一件很邪恶的事情
无语,大家都无语了。
过了半响,“你的意思是,你以后就在这家酒吧驻唱了”肉团非常吃惊,因为他知道这家酒吧似乎一直没人驻唱,所以他一直认为这家酒吧是很清的清吧。
阿杰,抢过了面条手中的啤酒喝了一口。“你歌唱的不错,大家都知道。不过怎么你突然想起要找工作了。以前你过的不是很好么。”
面条从阿杰手里抢回了酒瓶,打了一个响指召唤来了服务员。恶毒的看着阿杰,咬着牙“来一打啤酒,外加一桶冰块”
阿杰看了一眼面条“今天被富婆包了,这么阔气。”然后盯着服务员“一人一打,既然把我吵醒了,你们也别想回家睡了。大家喝倒了算了。”
服务员乐滋滋的走了,想着今天终于遇到传说中的肥羊了。
一直没说话的阿素瞟了一眼阿杰,“主要是一个人晃荡的觉得空虚了,想找个事情做做,说不定哪天呆烦了,继续回去晃荡。”
“你空虚了可以找我嘛,我很乐意帮你解决你的空虚。不论是什么部位的”肉团非常淫邪的看着阿素
“滚,老娘对断背没兴趣。”说完还盯了一眼面条。
面条也懒得在这个问题上再去争论些什么,反正只要自己的取向还是女的就行了。至于肉团是不是断背,他管不着。
肉团鼓了鼓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在聊天的功夫,服务员迅速的把酒拿了上来。首先给没有酒的阿杰开了一瓶。
阿杰也没说话,一口气灌了半瓶下去了。
“多少钱”阿杰哈了一口酒气
“不多,150两个小时,大概10首歌就差不多了。”
“还行,我们楼下那个流浪歌手,每天背着一个吉他,嚎一个晚上也才7080,你比他强多了,至少你这里还有空调。”肉团说的话总是那么的想让人抽他两嘴巴。
“话不能这么说,阿素毕竟是个女孩子。赚钱也不容易。”面条倒是会宽人心
“也行,有个事做着,人也不会那么的心慌。你以前也不是个正经路子”阿杰一边说,一边打开第二瓶啤酒,“我说,我这第二瓶了啊。谁慢谁付钱。”说完又是一口半瓶。
“今天算我的,我请你们,谢谢你们一直以来这么照顾我。”阿素轻轻的喝了一口啤酒
“恩,就这么算谢过我们了。”肉团也开了第二瓶
“那你要怎么样”面条倒是接过这个话了
“我要证明我不是断背”肉团表现的很激动,喝了一大口。嘴巴上还有残留的泡沫
“好啊,没问题,什么时候”阿素这个时候也显得非常的邪恶
“真的?”肉团很兴奋的喝完了手中的小半瓶
“恩,是啊。你说个时间,我们去东莞,你找个小姐,我们看你做。然后我付钱”阿素非常高兴,肉团又吃了一次瘪。
“东莞啊,没兴趣哦。”肉团很失望
“我就知道你没性趣”阿素很淡定,仿佛肉团的回话都在他意料之中
“我对你很有性趣”肉团似乎豁出去了。
“抱歉,我对牙签没兴趣”阿素喝了一口酒
“牙签,你说我牙签。”肉团很委屈的看着面条
“看我做咩,我也不知道”面条很自然的回答肉团眼神中的提问。
“阿杰,你说说,我是不是牙签”肉团无奈很只好找阿杰求助。
“对不起,我不是断背,我也没偷看别人小便的嗜好。”阿杰似乎在火上浇油。
“你可以把说你是牙签的人灌醉,是不是。然后再通过某种办法让她体验一下就知道事情的真为了不是!?”其实面条也是非常邪恶的
“我觉得你们男人开口就是肚下三寸,好恶心。”阿素皱着眉头
但是此刻肉团似乎很兴奋,开始拼命的灌阿素喝酒。阿素也是不推脱。加上另外两个人的推波助澜,到凌晨5点的时候,4个人喝完了桌上所有的啤酒,在服务员崇拜的眼神中晃晃悠悠的走出了酒吧。
“我们去海边吧,我想看看日出。”阿素舌头打着卷
“行吧,打个车去海边,应该还来的急。”面条看了看天色
“估计来不及了,要不去红树林吧。那里也有海。都差不多吧”肉团看着手表
“走吧,去海边”阿杰做了最后的决定。不知道为什么阿杰今天晚上的话特别的少。
“那就去海边”肉团大声的叫着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40204)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