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条把他妈接过来,也有小半年了吧。”肉团对着阿杰说 Ig6 j>N0-  
“是的,差不多有半年了”阿杰回应着“至从他妈妈来了以后我们也很少聚了。” ()$s=  
“是啊,阿素也是很少露面了,而且她他把在酒吧驻唱的活给辞了。现在就咱两偶尔小聚一下喝两杯”肉团声音有点沮丧。 a!-XLSCL4p  
“今天我来的时候给他们都打了电话,面条说要等他妈妈睡着了才能出来。”阿杰停顿了一下,抿了一口酒“阿素的反应到是挺大的,说有个事情要通知我们” 7UKquDhst  
“哦,很明显,小女子要和你表白了”肉团笑的很邪恶 <)HRNIr>  
阿杰的脸上露出了微笑,随即摇了摇头“听语气估计不是。等他们来了再说吧” ,l*k$3&.%T  
两个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K|IW#\V  
半个小时后,阿素走进了酒吧。 S`pIgubbR  
“你总算来了,阿杰差点急的把酒瓶都吞了”肉团打趣着 Dj`1$VZ  
阿素看了看桌面上的空酒瓶,回头对着服务员喊了一声“帅哥,再来一打啤酒” Q `Ik9  
肉团张大了嘴巴,惊讶了半天憋出了一句话“你今天失恋了?” .xH(XC9.  
阿杰也很诧异的望着阿素,希望能从他的眼镜里看到答案。 ;``;O2 c  
“失恋,姐我从大一的初恋开始就没失恋过,一向都是姐姐我甩别人”阿素盯着肉团,一字一句的回答。 mvh[CYS  
“哦,没失恋啊,那就是失身了?”肉团小声的嘀咕“幸好阿杰不是处女控,不然他就纠结了” 4`1+)28<  
阿素突然有一种把肉团脑子打开看看,他的大脑结构是不是和狗一样的。 ABMa%-!s  
阿杰瞪了一眼肉团,后者瘪了瘪嘴,欲言又止的拿起面前的一瓶酒狠狠的喝了一口。 b_ 0-]3iy  
“面条呢,怎么还没来”阿素随意的问着 YfFTOI  
“我来了,在你的身后,只是你没看到而已”面条的声音从阿素的背后发出来。吓的阿素大叫一声,周围的顾客都盯着阿素。 )=Fag|!H  
“哦,没事,没事。旧情人见面太激动了,太激动了。大家多多包含”这个时候肉团站起来对周围的其他人作揖道歉。 G9rxB$f1w  
阿素瞪了他一眼在桌旁找了个地方坐下来。面条也随即入座。大家都很沉闷的喝着酒。 ; G6AD=x  
这个时候一般都是肉团打破沉闷,看着面条“伯母的身体好些了吧” >p|{ 1\p  
“恩,好多了。医生说目前肿瘤没有恶化的迹象,可能是良性肿瘤,等母亲的身体调养一段时间去做个手术切掉,这样就不用担心受怕了。”面条脸上露出了微笑 %\2)G5'  
“你呢,阿杰说你今天有事情通知大家。”听完面条的回答,把目光转向了阿素 DVgdr^  
“恩,我下个月要去美国结婚了。”阿素很平淡的说完这句话 F1 |X81  
“噗,你真的失身了。还是失身给老外”肉团又开始咆哮了。其他两人估计心里也是很惊讶也就没阻止肉团的间歇性神经短路。 +pB)wnF.)>  
“你不是那种贪慕虚荣的人,给我们说说吧”面条用手按在阿杰的肩膀上,他怕阿杰控制不住。 qT=]bi  
“没你们想的那么恶心,大学同学毕业后出国了。最近回来了,要追求我,我想着我年纪也不小了,也就答应了。后来发现他人还不错,收入也还行。他要我和他去美国那边生活,我想想也行啊。我父母也同意了”阿素说话依然很平静 [faTL0r!Xn  
“天啊,琼瑶的电视剧都没你的人生三分之一狗血啊”肉团彻底的疯狂了。 bU+/* C  
“我也等不了了,年纪不小了,也希望自己能有个归宿”阿素带着歉意的眼神看了看阿杰 3mz.nUq5C|  
“什么时候走”阿杰开口问了 :5kM%o^QzN  
“下个月月底吧,签证还没下来,相关手续已经齐全,只是时间问题”阿素依然是那么的波澜不惊 6kiK {"~B  
“恩,到时候我们去送你”看起来像是在试问,但是给人的感觉确是在安排工作,态度不容得人质疑。 -\6sU~  
“好啊,那谢谢各位了。我也挺舍不得大家了,我会经常回来看你们的”阿素笑着说 01"/ ua{$  
一个月后,深圳机场 h[>VxYZ!  
“阿素,你去了那边保重啊,如果能交到一两个身材好的外国妞记得带回来介绍给我啊”肉团紧握着阿素的手,越说越激动 |s#+h3%  
“恩,好的,到时候别说不行。”阿素笑着说 =]chPxr2  
“恩,我们也就不说什么了,到了那边保重,有什么事记得给我们打电话。这封信是阿杰要我转交给你的,他说他今天很想来,但是怕徒增伤感就不来了。信你就在飞机上慢慢读吧。”面条递过一封信给阿素 `|4Ww~d<~p  
“好的”阿素接过信。 q)!Vpj7  
“阿素,时间到了,我们要上飞机了。”远处跑来一个男子。 P_cW5b;[  
“那我走了,你们自己保重了。有空我会回来和你们一起喝酒”说完阿素向那男子走去。 NM04n>>`u  
“哎,一朵鲜花被牛粪糟蹋了”肉团很气恼。 tQ{+Pa9  
“走啦,阿杰还在酒吧等我们呢”面条淡然 3%x z}4?/  
“你说阿杰为什么不来呢,明明心里有如猫抓,为什么不来呢”’ vF"N_|Q-c@  
“可能是害怕面对吧”面条说“不是每一个男人都有你一样粗壮的神经” }xn*1"Y  
“大爷,我这个叫强颜欢笑”肉团愤慨的叫着“出租” <N/U 3)mR  
飞机冲破了云层的笼罩,机舱里的阿素打开阿杰写给他的那封信。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mCg'~  
“无法去送你,只因为是我无法面对离别的苦楚。我比较喜欢相聚的喜悦。我知道你会回来,我等你! I40,g^ d  
红耦香残玉蕈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bs8xp2s  
云中谁寄锦书来? 59 =O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eIq$l*I8LE  
花自飘零水自流。 5CSHL5MV&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r f \].K  
此情无计可消除。 G@(' ;}+v-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I aKQc)7][  
蓝天下的酒吧里,三个男人坐在靠窗的卓旁。 f1.Sg#HP  
“信给他了?”阿杰看着面条 )#v *WoH  
“给了”面条看着窗外“你有什么打算” o?"81bSt  
“在想想……”你呢肉团 :o?~r$~0V  
“我也在想……”肉团看着窗外“那个站在马路边的那个美女三围是多少?” rb$9]@enn  
…… Yr jO?4uy  
]7.Im^l  
 r2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