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城市,也有非常现代化的一面。在那里我看到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充分感受到中国传统和现代文化的水乳交融,另一方面,我也经常在经历着中西文化差异的冲击。 c%s@\` ,  
就拿我在北大的汉语学习来说,我常觉得学习汉语其实有的时候会很困难,因为你不仅要学习语法,发音,成语等,还要很了解文化背景才能把汉语说得地道。我现在每天上的口语课的目标就是让学生懂得怎么通过汉语口头交流来了解中国文化。每天我们的老师会提一些题目让我们同学之间互相聊天。我的同学们大部分是来自海外的华裔,还有韩裔。虽然我们同学之间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展开讨论,但是很长时间以来同学们和老师的对话都不太顺利,似乎总是鸡同鸭讲。每次看到这个情况我就会问自己,讨论文化的差异值得不值得?要无奈地接受老师的看法还是要辩论?正因为如此,我常常感到很困惑。 ~Y>!Bm'  
在北大,我很快就发现中国教育的文化不鼓励学生问问题或者质疑老师说的话。这让接受加拿大教育长大的我很不习惯。从我很小的时候我的父母和老师一直在鼓励我问问题,一问再问。在学校,不管我们在学习文学,哲学,政治学等等,教授都认定最重要的是学生们有能力自己考虑问题,解决问题。而在北大,我对老师不让我反驳他的说法感到很疑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同学们从来不质疑老师的看法。 E<@D l8Dk  
有一天我们在学习‘谦虚’这个词在中国文化里有什么意思。老师给我们一个例子说:“如果你赞美一个中国学生的能力或性格,他总会表示自己其实没有做得那么好。但是如果你表扬一个外国学生的汉语好,他就直接会说‘谢谢’。因为在西方文化里没有‘抑己扬人’那样的心理。”我一听到这个例子就觉得不太舒服,我认为我们的老师对西方文化没有那么清晰的印象。我就举手想纠正老师的说法。我告诉大家西方人用别的办法来表现谦虚这种品行。比如我们的一个朋友对我们表示赞美,我们也会尝试拒绝称赞或摇头表示反对。我说完了以后,我的老师简单地对我笑了笑,我想他不愿意承认我可能在说实际的情况。那时候我就很懊恼,不明白为什么老师不赏识我的看法,毕竟这也是文化交流课! dqiDG]B{  
几天之后我跟一个韩国同学又说起这个事情。她跟我说她认为我课上的行为不太得当,我应该只要听和写。如果我的看法跟老师的不一样,我不应该提,只要想。我对这个说法很好奇。不太清楚如果我们应该那样上课,那教育是为了什么?那时候我就在回想McGill的教授一直不愿意一堂课讲到底,他们总是倾向让学生表达对课文的意见。后来我跟一个中国朋友继续讨论这个问题。他用了三个字让我明白为什么中国老师不太习惯用这个方法培养学生:“爱面子”。他让我想象一下,中国有那么多人,那么多学生希望自己能过上心目中幸福的生活,但是只有一小部分能获得成功。我的朋友告诉我其实中国学生没有安全感,所以如果你自己不明白,你就不让别人知道。反之如果别人不明白,你就不应该让他们意识到,否则别人会认为你在让他丢面子。 S( @.N@V  
从那天之后我就很怕我的老师觉得我没有礼貌,因为我反驳了他。虽然我了解中国教育的文化,也很愿意在中国入乡随俗,但是我想不通这样的观念怎么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其实在我在北京大学学习汉语的过程中,我慢慢地发现中国学生们也知道这样的教育存在很大的问题,但是他们也不清楚要如何改变现状。 V8C7W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