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关于中国式过马路习惯的讨论最近很热烈。我看到有文章说交通部门设置的绿灯通行时间太短,导致了中国很多人过马路时不愿意遵守绿灯通行的规定。这篇文章让我想起那次我在上海和同学关于遵守交通规则的辩论。 ]yIgaXmg+  
我的观点是既然是规则,制订了就该遵守。同学的意见是,规则虽然是规则,有时候在不影响别人的情况下,不遵守也不要紧。这样的情况比如开车在没有很多车的路上换道似乎就不用再打转向灯了。我并非事事很刻板的人,自己也不敢保证永远在遵守各项规定,我可以认可同学的看法,但我担心的是,如果凡事总可以找到借口不遵守规定,特别是很多借口并非那么难找,违反规定又不会受到惩罚,那么规定还有人遵守吗? O*>Xp8 %m  
在我看来,中国的许多问题,无论大小,都出在两点上,第一,总有变通的办法绕开规章制度。第二,违反规章制度的人不仅得不到惩罚,现实生活中还是这样的人得到更多利益。就拿中国内地的工商注册来说,政府为各类工商注册规定了各种各样的条件。比如说你要注册一家可以开广告发票的公司,你必须注册资金满足100万人民币以上,你要有一定面积的办公场所,一定数量的工作人员。还有,如果你需要申请可以开办跨省业务的互联网增值业务公司,你的注册资金要满足1000万人民币以上。我前面的文章论述中国不是真正意义的市场经济。你看,在限制公司注册的条件上,就可以看出来。无论在香港,还是加拿大,公民注册任何经营内容的公司都没有这种注册资本的限制。好了,假设我们说,政府有理由设置这样的限制,那么我们再看执行的情况又如何呢?政府规定,虚报注册资本属于违法行为。但恰恰现实生活中,我身边许多人注册公司的时候都是找人垫的资。往往出面垫资的是一些专门做这生意的人。每家工商局门口都有一大堆发名片的人号称可以包揽各种工商注册业务。更有甚者,我们那天去深圳某工商所的时候,门口的保安直接告诉我,他里面有人,可以帮我们加速办理,还立刻给我们打起电话,做起中介来。后来那个所谓里面的人还真给我们联系过,他的收费标准是注册一家100万注册资本的公司,不垫资收费5000,如果需要垫资收费1万左右。所谓垫资,就是他们借给你100万去注册,注册验资成功后立刻从你们账上把这笔钱转出去。这里还有一个问题,按照中国内地的会计规则,没有合同的大笔转账是要一直挂在账上的,而且银行在进行操作时往往也有限制。但事实就是,所有这一切都可以畅通无阻。我不知道中国内地有多少家公司的注册资金经得起真实的考验,就像经常有人说,中国内地的官员们到底有多少是廉洁的一样。  R89}>DhA  
我不想去弄虚作假,但我为此就要遭受很多生意上的损失,更不用说机会成本的丧失。我有时候和朋友们抱怨这些事情,经常为此看到朋友们很不理解的微笑。我经常想像我这样不合时宜的人大概是不是最好还是留在加拿大好了。和加拿大的政府对比起来,中国政府把太多的精力放在了抓经济发展上,用在了招商引资,大兴土木上。在我看来,很多只要稍微认真起来都能做好的事情,没有人愿意去做,也没有人认为有必要去做。我们的同胞把太多的聪明才智用在了如何规避规则上,而不是在遵守规则的前提下去寻求改变。在大兴儒学的今天,有没有人想过,中国传统中这些不够现代化的一面怎么去克服? ]c?3V>n\  
小时候看上海出的儿童时代杂志上,有过这样一个故事。一所小学两个少先队的中队长,一个头脑灵活,一个为为人实在。冬天要来了,他们要带领同学为教室的房顶隔层填上稻草。灵活的孩子带着同学随便铺铺就干完了。实在的孩子则用了差不多多两倍的时间才做完同样的工作。到了冬天,两间教室的冷暖程度自然可想而知。结果孩子们为此受到教育,知道应该如何做人和做事。这样的故事放在今天,会怎样呢?上中学的时候,记得有篇作文题目是评论“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今天的人们会怎样做这篇文章呢? Z3%Go%YJ  
k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