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是一个全家老少一起享受美食的节日。这个圣诞,我也做了一次书里的美食之旅, 跟随旅法英国作家Peter Mayle的“French Lessons”一书到美食王国法兰西转了一圈。 McS Ohp  
法国的美食素来和中国美食齐名,而实际上相比中餐普遍走低档路线,廉价的快餐式的法国餐厅几乎不存在。来蒙特利尔几年,去外面吃西餐的次数屈指可数,其中如果不是自助餐,就是意大利餐,真正到法国餐厅只有在圣丹尼斯街上吃马肉那次。多年以前去法国,在巴黎和戛纳都去过餐厅吃饭,留下印象的有蒙马特高地上那家餐厅的法国薄饼还有戛纳海边的烤鱼。对我来说,这些法国菜“不过如此”。或许也是因为我去过的这些地方都是一些普通的小餐厅,而法国大餐是一定要在高级的地方才能吃到的。 ^pGG!eF  
Peter Mayle是凭借他的“普罗旺斯一年”一书出名的。他的这本“French Lessons”记录了他在法国各地参加美食活动的经历。这里有法国南部普罗旺斯地区Richerenches村的松露拍卖,有法国东北小镇Vittel每年4月的青蛙节,有阿尔卑斯大区Bourg-en-Bresse的高卢鸡节,有诺曼底地区的Livarot乳酪节,东北部Martigny les bains的蜗牛节,波尔多葡萄酒产地的马拉松比赛,勃艮第大区Beaune的葡萄酒拍卖等等。这些活动归根到底是市场活动。正因为如此,作为作家的Mayle先生才会受到邀请参加。Mayle先生果然也没有辜负组织者的期望。他的文笔优美,风趣,不仅介绍了那些美食,还把那些地方的民俗也一并介绍出来。比如,法国人的餐桌礼仪不同于英国人的,不用餐时手要在桌面上,而英国人是相反。法国人的叉子尖向下摆放,英国人相反。据说法国人这样做是为了把叉子背后的族徽显现出来。还有,有些地方的法国人习惯把烟头扔到地下,在桌子上不放烟灰缸。当然,无论哪里的法国人对他们的美食都非常骄傲。在Livarot,作者就经历过被当地一位老太太拉住,非要他在盘子里多放几块乳酪的尴尬。读完这本书,我甚至动了能和Mayle先生一样,到法国去居住一段时间,把这些地方逐一走访一遍的念头。 gw<(g5jB-  
说起法国,我对于法国人的了解多半还是从身边的魁北克人身上得来的。魁北克人是法国人的近亲,许多生活习惯相通。来到魁北克不久,我就发现法裔的饮食其实和中国人很像,比如他们吃猪皮,吃内脏等等。不记得听谁说过,法国人成为美食家,背后的因素其实和中国人一样,因为双方都是基于一个农业社会。而盎格鲁撒克逊人或者日耳曼人更加是游牧民族,在饮食习惯上要粗糙得多。Mayle的笔下,英国人说法国人什么都能吃,什么都敢吃。这像不像中国北方人看两广人的饮食习惯。这里什么都能吃,讲的是Vittel人吃青蛙腿。位处法国东北的Vittel天气潮湿,河塘密布,正是青蛙出没的好地方。而这里的人吃蛙腿,据Mayle考证始于1970年代。当地一厨师对于自家池塘青蛙泛滥无计可施之余,想到把青蛙入膳,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每年4月份最后一个星期日,成千上万的游客涌入这个小镇大吃蛙腿。美食之余还顺便选出当地的青蛙小姐。青蛙的两腿细长,青蛙小姐不算不好听的名字。何况还有青蛙王子的故事让人们想入非非。相比之下,Martigny les bains的蜗牛节要评选蜗牛小姐就不太好听。为此当地人把蜗牛小姐的名字改为蜗牛壳小姐(Miss Coquille),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就好听一些。我专门到网上去查看蜗牛壳小姐的照片,都是邻家女孩的模样,倒也亲切。没有吃到蜗牛,这也是我上次去法国引以为憾的一件事。Mayle的笔下,用黄油蒜汁烤出来的蜗牛简直可以叫人欲罢不能。不过唯一麻烦的,野生的蜗牛要吃之前一定要饿15天,然后还要用温水反复冲洗才能放入烤箱。而据说蜗牛的生命力超强,可以一两年不吃东西还能活下来。同蜗牛一样,高卢鸡是法国另外一个象征。法国阿尔卑斯大区的Bourg-en-Bresse据说是正宗高卢鸡的产地。这种鸡一定是法国国旗的三色,冠子红色,全身白羽毛,脚是蓝色的。在当地,根据鸡的体重不同,还有不同的叫法。据说这里的鸡都是放养的,完全符合动物保护主义者的要求,给鸡充分的鸡权。而烹调时,典型的菜谱是把鸡胸或者鸡腿肉同洋葱碎,蘑菇碎,黄油,香草一起在平锅里煎,最后撒上白葡萄酒,奶油。 7Gv`$I{r8:  
上次去法国,感觉无论巴黎还是戛纳,都有点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法国的浪漫,更像是被包装出来的。其实,现代商业社会下,包装也没有什么不好。这么多法国小镇,总能凭借自己独特的包装蜚声世界,多么难得。特别是想到Beaune的葡萄酒节,平素买不起的那些上好佳酿可以随便喝,多么吸引人呀。 W%"2EG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