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收藏

用户ID:  4
昵称:  jacquesliu
来自:  海外 北美
年龄:  49

日历

2013 - 2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  
«» 2013 - 2 «»

存 档

日志文章列表

2013年02月18日 13:14:11

近距离看墨西哥(三):墨西哥的经济发展

我是研究经济的。即便是走马观花,我也想能真正考察一下墨西哥的经济发展状况。先说坎昆,这里基本上是个国际化的城市,特别是那里的酒店区,我看和拉斯维加斯也不相上下。梅里达是尤坦卡州首府,除了主街两旁还有一些教堂,其余地方很难看见2层以上的楼房,而且街道特别窄。汽车穿梭其中,简直伸手可以进到人家家里。等到了Isamal,更是绝不见高楼。但是那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是开门开窗,我们从门窗望进去,可以看到屋子虽大,但是没有什么像样家电,电视机还基本都是老式14寸显像管的。在墨西哥街头,人们拿得手机智能手机还不是很多,多数是传统的小屏幕手机,而且有意思的是TCL生产的阿尔卡特品牌的手机竟然很多人用。我们去坎昆的超市观察过当地的物价,结果是大部分产品的价格和加拿大不相上下,只有一部分本地出产的食品价格相对低一些。饮食业的价格,最廉价的快餐一份25比索,和中国的情况也不相上下。我们还去加油站看过油价,每升合不到1加元。墨西哥本身是产油国,而且石油业控制在国有的墨西哥石油公司手里。这可能是油价便宜的原因。从坎昆到梅里达,没有铁路,一般都是靠大巴通行。我们看到有很多家大巴公司在市场上竞争,当然其中最出色的还是ADO公司,他们用的汽车都是奔驰公司出产的,乘坐很舒适。坎昆和梅里达之间的公路路况很好,但是公路没有封闭,有时还会遇到红绿灯。引起我兴趣的是双向四车道的公路两边都只有一条车道新铺了柏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要比较节省的原因。
尤坦卡半岛上的植被基本是灌木丛,我们很少看到成片的庄稼,公路两旁也很少见到村庄。即便在城市里也很少看到工业企业。为此我们很好奇当地人都在哪里,他们靠什么生活。坎昆的支柱产业显然是旅游业,但是这里的许多酒店,游乐场都是控制在外国人手里,美元和加元成为通用货币,我曾经问当地一家中餐馆的小伙子有没有公共海滩给当地人去游水。他的回答是没有,都是钻那些酒店的私家海滩的空子。在卡门海滩,我们见到酒店区的海滩清爽干净,非酒店区的就布满海草,附加也没有可供淋浴的地方。坎昆地区如织的国外游客,到底能否给当地的普通人带来实惠?我在网上Google墨西哥的经济发展情况,意外地发现墨西哥曾经长期执行国有经济为主的政策。虽然没有宣称社会主义国家,但是几十年一党执政的革命制度党却推出了免费教育,免费医疗的政策,1990年代以前电信,铁路,石油等许多大企业都控制在国家手中。1990年代后,新自由主义的经济学成为主流,墨西哥也开始大规模的私有化过程。到今天除了墨西哥石油还是国有,其他的国有企业基本都私有化了。去年12月新上任的墨西哥总统还宣称有意将墨西哥石油也私有化。如此大规模的私有化,特别是1994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的确为墨西哥经济带来强劲的发展动力。去年以来,更多人看好墨西哥作为一个新兴制造业大国的前景,墨西哥甚至有机会挑战中国的地位。多年以前我任职的美资公司就是把生产线转移到墨西哥而不是中国。不过,我也在网上看到另外一些说法。私有化的确带来了活力,但是也带来了两极分化。比如今天的世界首富就是墨西哥人卡洛斯•斯利姆。他的发达之路离不开当年对墨西哥电信的私有化。当然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墨西哥的工业日益控制在外国人手里。
从乌斯马尔回来那一天,我同一位同车的曾在英国财政部工作过的英国游客讨论起国有企业的问题。我认为国企可以在国家工业化,现代化过程中发挥关键作用,墨西哥没有像样的高端工业是国企力量不足的原因。他让我看看法国国有化的问题,再看看瑞士的经济发展经验。那天讨论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墨西哥曾有国企独大的时候。现在回头去看,国企的效率低下也是不争的现实,如何在效率和公义之间,如何更好地通过国企促进国家的产业升级,落实政府的发展目标,看来墨西哥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研究范例。
墨西哥的社会主义传统还有另外一个视角。现在使用的墨西哥比索500元钞票的正反面是一对夫妻画家。正面的迭戈•里韋拉是著名的壁画家,反面的弗里达卡罗是著名的超现实主义画家,他们都是著名的社会主义者,和托洛茨基一度关系密切。
另外一个有关墨西哥经济的问题是墨西哥为什么没有同美国加拿大一样发展起来。经济学上有种说法是西班牙殖民地的种植园经济不同于新英格兰地区的工商业经济,天主教的保守也难敌新教徒的自由。在梅里达附加至今还有许多当年的剑麻种植园(hacienda)可以参观。至于天主教教堂更是比比皆是,而且都在最好的地方。关于墨西哥经济的问题,还有许许多多可以探讨的问题。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82) |  收藏
2013年02月18日 13:13:40

近距离看墨西哥(二):美食和西班牙文化

说到墨西哥的食物,第一个印象是玉米饼,第二个就是辣。其实我并不是很爱吃Taco Bell的食物。这次去墨西哥,我也没抱着能有什么好吃的念头,唯一盼想的也就是网上传说的辣冰棍。
在墨西哥的8天9夜,我和太太吃过街边摊,吃过五星级酒店,吃过Merida最著名的Chaya Maya餐厅,也吃过Isamal农贸市场里的快餐。最便宜一顿15个比索,最贵一顿快500比索。我们还在不同的地方尝过各种墨西哥的小吃,去市场找过墨西哥特有的水果。
太太对于墨西哥食物的印象不太好,总觉得味道不够,除了那里的辣椒。我呢,整体说来,不觉得墨西哥食物难吃,甚至还喜欢上了玉米饼夹肉丝的吃法。但相比我们中国的美食,墨西哥的食物还难以勾起我们特别的食欲。
我们在墨西哥的第一顿饭是El CID五星级酒店的自助餐。太太说那里的米饭超好吃,我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也不觉得是墨西哥餐。当天晚上我们在酒店门口一家小酒吧吃烤玉米片配洋葱还有鱼的Salad,要了墨西哥本地的Pacifino啤酒,倒是感觉不错。接下来在Cancun的几天,我们多是中午跟着旅行团吃自助餐,晚上吃过一次西班牙海鲜炒饭,吃过一次中式快餐。吃得最好一次是在卡门海滩,我要了一份当地的酿辣椒,也是把肉馅放在辣椒里。同中餐不同的是辣椒特别大,外面还包了一层面粉。等到了梅里达,我们有时间去找更多当地特色餐。在著名的Chaya Maya酒店我们要了一份尤坦卡传统的集锦,就是几样馅的Taco放在一起,还有一份用不知什么叶子包起的海鲜。在路边摊,一份Taco要7个比索,馅也多是鸡肉丝之类的。墨西哥人似乎特别爱吃鸡肉或者火鸡肉,猪肉或者牛肉不多,羊肉更是没有看到。当地尤坦卡特色菜里鱼入菜的也不多。这似乎再次证明玛雅文明还是个农业文明。
这些天在墨西哥吃东西,如果说真正让我怀念还是新烤出的玉米饼特有的玉米香味。配上同样新烤出的鸡肉丝,撒上辣椒汁,真的很香。在梅里达的时候,我们还试过好几样当地小吃,除了第一天晚上的蛋卷要20比索,其余都是10个比索。这些小吃我们现在也叫不出名字,吃起来最大的味道就是甜,还有脆。那天在农贸市场,有人向我们兜售一种类似饺子样的东西,里面包的是奶酪。我们尝了尝还是没买。令我们印象深刻的还有,当地人把柑橘剥去外皮切开来卖,吃的时候一挤就可以了。而最大的特色是无论柑橘还是芒果,当地人都是要配上辣椒和盐来吃的。
最后说说网上传说的辣冰棍,我们问了许多当地人,他们都没有听说过。我自己也买过一次冰棍,和售货的小姑娘沟通好久,她最后拿给我的也不是辣的。看来只有等下一次去墨西哥再去找找了。
这次去墨西哥,我还特意带了一套上下两册的初级西班牙语教材。平常出门我都会带一本在身上,有空也会在身边的墨西哥人请教上几句。虽然很多墨西哥人都能说上几句英语,但是稍微多一点就不行。往往这个时候我就会英语法语一起用,多数时候也能完成沟通。法语和西班牙语同属拉丁语系,懂得法语的确对学习西班牙语大有帮助,比如西班牙语的从一数到十,就和法语的一到十很像。西班牙语的许多疑问词也都和法语差不多,发音稍有不同而已。有意思的是,我们这次墨西哥旅行使用最多的西班牙语第一是你好,第二就是这个多少钱。西班牙和法语虽然接近,但也并非可以直接互通。有一次我要在ADO网站上订票,就不得不找当地人帮助指导。
不同于坎昆的海边风情,到梅里达的旅游更多是体验西班牙殖民时代的风情。同Montreal一样,梅里达也是以历史建筑闻名。由于许多建筑都是用白色石头建成,这座城市还有白色之称的绰号。梅里达的旅游手册上有一条皈依之路的路线,跟随当年西班牙传教士历史上的足迹,去探访玛雅村庄,殖民时代的教堂,修道院等。西班牙人来到尤坦卡半岛之初,在玛雅人的遗址之上建立起自己的修道院。最典型的如Izamal的Franciscan修道院。当初正是这里的修道士Fray Diego de Landa一把火烧掉了数千册玛雅文献。这个人为自己所作所为后悔,又竭尽所能将所能记忆下来的玛雅文化记录在自己的书里。Izamal号称尤坦卡半岛上历史最悠久的城市,城里天主教修道院和玛雅遗址并存。由于全城的建筑都涂成蛋黄色,因此也称黄色之城。这座城市也是墨西哥官方旅游网站上推荐的地点。1993年教皇若望保罗二世的到访令Izamal闻名世界。
尤坦卡半岛上的小城还有Valladolid值得一提。从奇琴伊察回坎昆的旅游车一般都会到这里停一下。当我们的汽车第一次穿行在Valladoid色彩斑斓的街道上时,我恍如来到了小人国。导游说,由于夏季经常有飓风,低矮的房子更有利于抵御飓风。加上玛雅人普遍身材矮小,这里的房子更加看得特别小巧。Valladolid至今还有许多居民都是保持着玛雅传统服饰。这里的出名还与这里许多殖民时代的教堂建筑有关。看惯了现代化的建筑,有时间走在这些墨西哥小城里,真的非常非常有一种历史感油然而生。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72) |  收藏
2013年02月18日 13:12:55

近距离看墨西哥(一):天上人间

蛇年新春佳节假期,给自己放假,和太太去了在玛雅语中意味着蛇窝的墨西哥坎昆做8天游。临回来那一天,我让酒店服务员帮我用西班牙语写下“我爱墨西哥”几个字。的确,短短8天,让我喜欢上这个国家,也让我对这个国家有了全新的认识。
有一天我把全身浸在加勒比的海水里,突然想问自己,我对墨西哥到底了解多少?说起这个国家,除了书本上那些简单的介绍,新闻里墨西哥的毒贩,恰帕斯解放军,还有本地报纸上时不时又有加拿大人在墨西哥出事的消息,就是在美国工作时对老墨的那些认识。以前公司的朋友说起老墨,总是说他们赚到钱就去玩,钱花光了又回来工作。刚来蒙特利尔的时候在青旅遇到一位墨西哥朋友,他没有合法身份,为了省钱,一天之内就给自己找到工作和住的地方。他的乐天和努力让我印象深刻。更早一点,多年前世界杯上墨西哥国家足球队那个一进球就翻跟头的叫桑切斯的球员可以说我是对墨西哥的第一直观印象。我就是带着对墨西哥这样模糊的认识来到这个国家。但从进关时那位和蔼的检查官员教会我说“坎昆欢迎你”那一刻,我就对这个国家有了一丝好感。
在墨西哥的8天,我们去了坎昆,奇琴伊察,Mujeres岛,Xel-Ha和Tulum, 卡门海滩,梅里达,Izamal,还有乌斯马尔等地,见识了宛如人间天堂的海滩,参观了一系列玛雅遗址,品尝了从街边摊到高级酒店不同的墨西哥餐,还努力同形形色色的墨西哥普通人进行接触。8天的时间不仅让我们学会了好多句简单的西班牙语,能从1数到10,甚至100,也让我们对墨西哥的历史和文化,对于墨西哥的现状都有了更深的认识。
没有去墨西哥之前,我并不知道这个国家是玛雅文明的中心之一。没有去墨西哥之前,我不知道这个国家有免费12年教育。我也不知道墨西哥曾经长期执行国有经济为主的政策。从这个角度来说,行万里路和读万卷书的效果是类似的。这篇文章不是流水账式的游记,而是一篇旅行的感想心得。

此景只应天上有
坎昆周围的海水有一种特殊的湖蓝色,有着那种令人惊心动魄的美。在海面上,这种湖蓝色和深蓝色经常会交替出现,让大海显现出别样的动人。这里加勒比海的海水的透明度极高,很容易看到各种美丽的小鱼,因此是潜水的最佳去处。坎昆周围一个小岛就号称世界第二的潜水圣地。对于普通人来说,坎昆是浮潜的天堂。在Majures岛上导游带我们去一小片海滩,那里的水深都在1米左右,清澈见底,很容易看到许许多多的美丽小鱼和我们一起游泳。在Xel-Ha游乐园,在1.6公里的河中,只要把头浸到水中睁开眼睛,平常只能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龙宫世界尽在眼底。坎昆的海滩,摇曳的棕榈树,星星点点的太阳伞,特别是柔软细腻的白沙,随处都可以是明信片式的美景,时不时在海边的石头上还可以看到大大小小的蜥蜴。坎昆海滩的白沙令人印象特别深刻。按我的观察,凡是海底是白沙的地方海水就会出现我前面说的特殊的蓝色,如果海底变成石头,海水的蓝色就会变化。坎昆周围有着仅次于澳洲大堡礁的世界第二的珊瑚礁,距离坎昆2小时车程的Tulum的海滩更有世界第二美海滩的美誉。不过,根据我的体验,坎昆的海滩虽美,但海水的咸和苦超过了我曾经历的世界其他地方的海水。浪也很大,大概我之前从未在热带地区的海水游过泳吧。

老墨不输老中
因为总要给小费,但除了去餐厅吃饭,其他时候对小费的标准总也把握不定,为此我们很关心墨西哥人到底生活如何,收入几多。在梅里达,当地一份旅游杂志说给酒店房间服务员每天至少要30比索,合差不多2加元多。我们觉得这个标准有点高,特意到前台去请教,谁知道前台也说不清楚。按OECD的数据,墨西哥2011年的人均年收入差不多合5万-6万人民币,比中国的水平要高。在墨西哥的几天,我们没有见到街头有乞丐,街道也总是干干净净的(除了在嘉年华后),我们接触的大部分墨西哥人都能说几句英语。有几天我早起在酒店门口看书,旁边等客的出租车司机手里拿着一本西语英语对照手册还在努力学习英语。这里的公交司机也很友好。一次我们搭公交去一个地方,司机到站主动叫我们下车,开始我们没听懂,他就连叫几遍让我们下车。在Merida,酒店前台的服务生对于我们各种各样的问题一直微笑服务。临走那天,还特别加送我们一件情人节的礼物t恤。
墨西哥人也有狡猾的一面。在坎昆的第一天,我们就被酒店的旅行社代理忽悠去一家分时制的酒店,说是有免费的午餐。结果免费午餐是有,却被酒店的销售围着推销了一下午。第二天去奇琴伊察,车上的导游一路劝我们买着买那。第四天去Xel-ha, 头一天晚上说好的价钱等到用信用卡划账时又凭空增加3块美元手续费。等到乌斯马尔,导游临时帮我换比索,竟然市面是1比12,他给换1比11。不过总得说来,这些墨西哥人赚钱的伎俩还是在明面,还不至于不能忍受,下次有经验就不会给他们赚了。不好对付的还是出售纪念品那些小贩,用我们导游的话说开价1美元,回头让你付10美元。在坎昆著名的Market 28,有些商贩开价10美元,我们一转头就喊出1美元。
因为老墨们许多人和中国人长得很像,就连出租车司机抹汗,行人乱穿马路的样子都差不多,在墨西哥的那几天,我经常有一种恍惚回到中国的感觉。如果说和中国人能有不同的地方,大概是这些老墨们更乐天一些,即便他们的生意不好,也总能自得其乐。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15) |  收藏
2013年02月04日 10:07:13

魁北克简史之法国人来到美洲

一直有心认真了解一下魁北克的历史。正好手边有一本Jean Hamelin 和Jean Provencher合著的“魁北克简史”。这本书由Boreal公司在1997年出版。全书100多页,用词也不是很艰深。利用眼前这段比较空闲的时间,试着将这本书翻译出来。

序言:法国人来到美洲

16世纪初,法国正处在弗朗索瓦一世统治的年代。为了与西班牙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竞争,也是因为不满西葡两国在教皇亚历山大六世协调下意在瓜分新世界的托尔德西里亚斯条约,弗朗索瓦一世讲出那句著名的“让我看看亚当圣约的条款”。这正是法国人开始经营美洲的开始。15世纪在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竞相在大西洋上探险的时候,法国还在陷于争夺意大利的战争中。只有那些法国渔民,沿着意大利人John Cabot(At water电影院前有他的塑像) 在1497-1498年发现纽芬兰的航线经常到那片有着丰富鳕鱼资源的海域作业。1523年,受到麦哲伦船队环游世界归来的刺激,法国人真的开始坐不住了,他们希望找到一条经过北大西洋直通亚洲的新航路。
1524年,意大利探险家Giovanni da Verrazano(纽约的发现者)的船队,以法国国王的名义,正式出航了。他是第一个造访从Cap Breton岛(今天新斯科舍省北部)到佛罗里达的北美东海岸的探险家。这片土地被以派他出海的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的名字命名为Francesca。4年之后,因为弗朗索瓦一世在意大利的Pavie战役中被查理五世俘虏,没有了资助的Verrazano不得不中断了他的探险。他们的竞争对手,Esteban Gomez和Lucas Vasquez de Ayllon在Verrazano发现的北美东海岸插上了西班牙的国旗。1528年,这两人再次横跨大西洋,不过他们再也没有回来。法国人的Francesca就这样如同玫瑰花开又谢一样短暂地辉煌了一时。
不甘心失败的弗朗索瓦一世又找到了据说曾经航海到过巴西和纽芬兰的Saint-Malo的航海家Jacques Cartier,命令他继续Verrazano的工作,寻找那些能为法国带来黄金和其他财富的岛屿和陆地。1534年,Cartier出发了。他从纽芬兰北边的美丽岛(Belle-Isle)进入圣劳伦斯湾,但在Gaspe半岛和Anticosti岛,纽芬兰以及Cap Breton岛这一带没有看到陆地的迹象。又过一年,对圣劳伦斯湾有了更多了解的Cartier再次沿着Anticosti岛和今天魁北克Cote-Nord区之间的水路深入圣劳伦斯河。他们的印第安向导说这条水路可以通向加拿大王国。Cartier一直航行到了今天蒙特利尔岛所在的Hochelaga,然后折返Stadacone(今天的魁北克市)过冬,1536年他们才回到法国。
Cartier的探险并没有带来随后法国人对圣劳伦斯河谷系统性的殖民和占领。仅仅在1541-1542年Cartier最后一次航行到圣劳伦斯河时,为了争取教皇的支持,法国国王才象征性地做出准备派传教士和进行殖民的样子。法国人在这里寻找黄金和通往印度的航线,结果却只有石英和黄铁矿。于是他们转而航行去佛罗里达和巴西,在法国人眼里,那里才是孕育新法兰西的地方。加拿大就这样被忽视了。整个16世纪,只有诺曼底,巴斯克以及布列塔尼的渔民才会来到纽芬兰和圣劳伦斯湾地区,但捕捉鳕鱼,季节性的占领,绝不是殖民。
这样的局面一直持续到16世纪最后30年,毛皮成为法国人的新目标才改观。好多年来,海边的印第安人偶尔会同来捕鳕鱼的法国人用毛皮进行一些贸易。穿着用北美来的毛皮制作的服装开始成为法国上流社会的时尚。带着从毛皮贸易中获得更多利益的目标,从1580年开始,Rouen和La Rochelle的商人开始组织专为获得毛皮的探险。毛皮贸易就这样让法国人慢慢深入北美腹地,开始同印第安的毛皮商更多联系,也让永久的殖民点开始出现。1599年,Pierre Chauvin建立的Tadoussac殖民点标志着法国和北美关系全新的一页掀开了。这是法国人在加拿大土地上建立的第一个商号。
皮毛贸易的兴起导致法国人在北美建立定居点,这也为随后的殖民打开方便之门,因为定居点需要移民,也需要进行深度开发。可是资金的缺乏限制了法国人在加拿大的开发。其实早在弗朗索瓦一世任命的第一任加拿大总督JEAN-FRANÇOIS de LA ROCQUE DE ROBERVAL跟随Cartier的最后一次加拿大之行来到北美之时,这个问题就已经出现了。对深陷国内宗教战争的法国王室来说,在北美建立殖民点是一个不可承受的重负。皮毛贸易的出现为这个问题找到了一个答案。作为对政府授权独家进行皮毛贸易的回报。一些私人的公司在保证自己利益的同时开始进行殖民活动。比如亨利四世就曾授权Pierre du Gua de Monts在北纬40度到北纬46度之间独家皮毛贸易的资格。
De Monts首先想在圣劳伦斯河边安营。1604年他首先来到Acadie, 一年后在那里建立了Port-Royal(今天新斯科舍省的Port-Royal)。不过这个地点选择得不好。一方面英国人对那里虎视眈眈,另一方面也经常遭受海盗和盗贼入侵,最重要的是那里远离供给他们皮毛的印第安猎人的活动地区。De Monts于是开始寻找一个更合适的落脚点。他派出后来被称为新法兰西之父的Samuel de Champlain向南探索一直到今天纽约的地方,向北则深入内陆腹地。1608年,他决定选择一个远离盗贼又处在印第安猎手活动中心的地方。Champlaine又被派去在圣劳伦斯河边建立一个定居点。
1608年,Champlaine开始沿圣劳伦斯河而上。他把他的大船留在Tadoussac, 用一艘小船来到了今日魁北克城所在的钻石岬角,随后建立了魁北克定居点。Champlaine为法国在加拿大扩展了领土,但是却没有想到移民。他想的更多的首先是如何开展皮毛贸易,如何和当地印第安人建立关系。没有印第安人,他根本无法深入加拿大内地。
欧洲人在圣劳伦斯河谷的突然出现,给当地的印第安人带来了长期的深远的影响。1600年左右,北美的印第安人大约有22.5万,其中2.5万生活在今天的魁北克地区。印第安人以部落划分,其中一些是游牧的(如阿贡干人),还有一些半定居的(如休伦人,易洛魁人)。欧洲人的来到,破坏了印第安部落之间原有的平衡,破坏了他们的文化,使印第安人口大量减少,迫使他们远离一些重要地方。总之,欧洲人的殖民是以北美印第安人逐步被消灭为代价的。

类别: 历史 |  评论(0) |  浏览(3165)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