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09 - 8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09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列表

2009年08月17日 12:39:56

Super Aqua Club游水一日

8月16日星期日,今天一天在家里连着看完前个星期借来的三张DVD。不肯活动的原因是因为身体实在是太疲劳了。毕竟不再年轻,昨天玩了一天,今天精力很难像十几年前那样迅速恢复回来了。
应朋友夫妇的邀请,和他们一起去蒙特利尔北面的号称魁北克最大水上乐园的Super Aqua Club游玩。连续凉爽了几个月的蒙特利尔这几天突然艳阳高照,温度居高不下。不过这样的天倒是戏水的好日子。于是我们和许多魁北克人一起,早早赶往这个水上公园,也都早早被塞在了路上。
还好塞车的时间不算太长,中间还可以看到有农户卖玉米作为调剂。等我们每人32元一张票进入水上乐园,时间才11点多,不过已经没有什么剩下的桌椅能给我们放带去的食物,只好随便在别人的地盘挤了一下。
朋友年轻,很好玩。她的热情感染了我们,跟着她一个个去排队,去从高处随着水流往下冲。朋友的老公自称高血压,不肯玩那些从高处向下冲的项目,于是成了我们最好的观众。整个游乐场里一共21个项目,其中4个是纯粹给儿童的。剩下的我们几乎玩了一个遍。太太因为不善游泳,有几个地方因为水深拒绝她下水。于是她也没有我玩的地方多。印象最深的是从那个几乎20多米的高台上随水流一80度角直冲而下,真的很刺激。也许正因为刺激,玩的人不多,我便来了两次。第二次还努力睁开眼睛,却还是不成功。
还有一个玩抓住绳索过河,我是在差不多快到终点的时候才坚持不住掉到河里。朋友的老公因为体积重倒是坚持到了终点。不过这个游戏让我的脚趾头受伤,今天一天臂膀还在隐隐作痛。
那里的游戏多数是从很高的地方随着水流冲下来。最后一个游戏由于朋友的坚持我一连冲了三次。冲的我都有点迷迷糊糊,回来的路上坐在车里还有被甩出去的感觉。
难得放松的一天,很开心的一天,但是今天我却真得感到很累很累。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781) |  收藏
2009年08月17日 12:16:25

加拿大新民主党的改名


8月16日星期日,电视里一直在播放正在哈利法克斯举办的新民主党(NDP)全国代表大会的实况。不太同于国内的党代表大会正襟危坐和集体听报告加分组讨论的形式,这个加拿大国会内第三大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更像一场造势活动。似乎没有看见有人做长篇发言,有的只是一个又一个代表的发言或提问。我还看到了我认识的Oliva Chow(邹至蕙)女士的发言。新民主党在加拿大是一个左派政党,他们的领导人Jack Layton(邹的丈夫)总是以劳工代表的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我同包括Layton本人以及Chow, 还有他们的其他候选人打过几次交道,总的印象觉得他们很有亲和力,也很有理想主义色彩,其实是和我的一贯的政治倾向比较暗合的。
这一次NDP的全国代表大会,他们要讨论的一个重要问题是要不要把新民主党的“新”字去掉。为此Gazette报还发表了一幅漫画。漫画的主题是Layton对于把NDP改名为新的Demobama 政党洋洋自得。这实际上是在讽刺新民主党要学奥巴马的美国民主党。Gazette的政治评论作者L. Ian Macdonald还写了一篇专门的文章:“新字并不是NDP应该扔掉的唯一的旧东西”来评论NDP的改名。摘录如下:
NDP的新字来自于1961年这个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代表的提议。现在,半个世纪过去,NDP已经不新了。长期以来他们在国会一直有着”Dipper(有柄的勺,粗读之人)”的绰号。改名也许可以让NDP也丢掉这个难听的绰号,同时不会让NDP丢掉自己核心的东西。
Layton的公关经理Brad Lavigne在解释这次改名的时候说:“这只是手段,不是目的。这一改名有助于大家一起来讨论这个国家真正的社会民主价值。”
NDP现在真正的问题是他们成了特定利益集团的俘虏。他们虽然没有北朝鲜那样顽固,那也绝没有奥巴马那样灵活,尽管他们开始使用Youtube和Facebook竞选。从成立之日开始,NDP就离不开工会的影响。实际上,加拿大劳工联合会直接参与了NDP的创立。工会也因此一直成为NDP最大的保护力量,也是最大的诅咒。这些年各种工会给了NDP的竞选最大的帮助。但是各种市政工人的罢工总是让NDP陷于难堪。什么时候NDP能够主动立法解决这一问题,什么时候那才是新意。
在马尼托巴,萨斯喀切温,甚至在新斯科舍,NDP都取得了执政资格。但是在联邦层面,他们还只有37个席位。这其中有什么差别。在那些NDP执政的省份,他们已经成为一个中间偏左的政党, NDP要能在全国成为这样一个政党,他们要去掉的除了一个新字,还有许多。
刚刚在新斯科舍执政的Darrell Dextel就在这次党代表大会上告诉党内同志,NDP应该向企业家们靠拢。他的竞选秘诀就是和其他政党一样主张为企业家们退税。他的讲话赢得了NDP党员们的热烈响应。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5613) |  收藏
2009年08月17日 12:15:44

蒙特利尔历史上的印第安名人


8月16日星期日,围绕蒙特利尔Amherst街改名的问题,一位印第安读者写信说,从Mohawk的角度来看(蒙特利尔本来就是Mohawk人的土地),我建议把这条街改以一位印第安Iroquois先人来命名。比如说Onondaga的大酋长Garakontie,他在1665年Iroquois人同法国人达成停战协议方面贡献巨大。再比如Kateri Tekawitha,这位印第安妇女有机会成为第一位印第安籍的圣女。再比如Canassatego,在1740年战争期间,他作为外交使者保持了新法兰西和英国人之间的和平。还有Shikellamy,18实际初的和平提倡者。
说到Kateri Tekawitha,同一天的Gazette报还差不多用了2/3版面加以介绍。自从320多年前,她因为天花死去之后,教徒们就一直在努力想让梵蒂冈追认她为圣女。100多年前,一批耶稣使团信徒首次通过巴尔的摩大主教向教皇Leo 十三世申请追封。如今,最新的有关圣女显灵的事迹已经被收集整理并交给梵蒂冈。在蒙特利尔南部400多公里的纽约州Fonda,那里的人们每年都会专门纪念Tekakwitha。
在相信她的人看来,Tekakwitha早就有资格成为圣女,要不是因为她的Mohawk人身份。如果她最终得以追认,她将成为加拿大历史上第11位圣女。1980年,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已经对她祝福,Tekakwitha离圣女的资格只有一步之遥。
Tekakwitha 1656年出生于Fonda,她的母亲是印第安Algonquin人,父亲是一名酋长。在她小的时候,经历了许多苦难。在她6-7岁的时候,亲人就相继因天花死去。10岁那年,村子被又法国人烧掉了。天花也给她留下了终身残疾,她一直不敢见阳光。1676年她开始相信天主教,随后并开始以极大的热情信教。在她24岁去世的时候。有人看到她本来因为天花而落下疤痕的脸突然重新变得美丽起来。她的许多遗物被传说有着治病救人的神奇功能。关于她的传说越来越多。她被人们称为Mohakwa人的百合。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1634) |  收藏